第89章 屠虎!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的命,由不得你做主!

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忽然的如针刺一般的闯入澜沧洙的心里,这个从来都是万万人智商,说话一言九鼎,从未得到过拒绝的人,第一次听见“由不得你”这一次,从眼前这纤细如白色羽毛一样的女子口中说出。

徐徐冷风,缓慢而凛冽的从舞池中吹过,吹的那女子单薄的一群随风舞动,下一刻,就见澜沧洙的眸子瞪的硕大,仿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儿。

看着她,此刻犹如暗夜里突然癫狂的一头小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着嘴唇,挥舞起握在手中的刀。

她转身的那一刻,澜沧洙看见她的嘴角带着血星,被咬破的嘴唇,让苍白的脸上多了些鲜艳的红色,他看见她的表情顷刻间变得十分狰狞,那个人,分明看起来已不是原来的金元宝。

“去死吧!”

刀子挥动起来,沐一一朝着身后猛然转过去,老虎的身上,压着的是纪月缺,那冰冷的刀刃被举的很高,迅速的飞过沐一一的头顶,然后再飞快的落下去,似是径直朝着纪月缺砍过去一般。

铁网的外面,乔寒烟瞪着惊恐的眸子,包括乐萦纤乃至于玥玦世子,脸上一个个的都露出诧异。

刀子绝情的落下,刹那间便迸发出了一整腔的血液,犹如炸裂的鲜红烟花,洒向了半空中。

再去看一身淡蓝色衣裙的沐一一,前胸乃至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点上了一点点的腥红,如同一朵朵悄然绽放的小花。那染上了些血点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些颜色了。只不过看起来的确有些骇人。

倒在地上的,不是压在老虎身上的纪月缺,而是那头已经安静了的猛虎。地上摊着一滩鲜血,正在缓缓的蔓延着,一直到沐一一的脚底下,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沐一一手上的刀刃,挂着些残血,仿佛只是在证明,刚刚众人所看到的无疑都是真的,是事实,正是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即将要被澜沧洙拉出去却又拒绝之的小女子,一刀将那猛虎的脑袋给砍了下来,使得它身首异处,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娘娘!”

金属叮当作响,是乔寒烟冲进来,飞快的跑到了沐一一的身边,然后,在恐惧之下再将她从血泊之中拉了出来。

沐一一僵直的身体向后踉跄了几步,身前留下几个鲜红色的脚印。

“娘娘……”

乔寒烟再次唤道。

回应她的不是什么语言,而是被她扶着的沐一一,身体如同一片叶子在风中陨落一般沉沉的倒下去,倒在了她的眼前,在她还没来得及搀扶的时候。

之后,便不省人事了。

“太医……”

众人慌乱中,听见澜沧洙的声音雨滴着地一样的响起。

“太医!太医何在!”

片刻,那声音便化作连声的咆哮,朝着铁网之外喊了起来,口口声声的唤着太医,直到最后再众人之中急急忙忙的走进来几个太医,他才停下来,并且等那几人走到眼前的时候,立刻揪起来其中一人的衣领,瞪大着眼睛。

“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朕灭了你们的九族!听到没有!”

那双瞪的比阎王还要恐怖的眼睛,让周围的人吓的都低下了头,就连跟在他身边许多年的雁栖,也从未见过澜沧洙这么焦急,发这么大的火气。

“是是是,微臣遵命,微臣一定尽力,娘娘看样子只是受到了惊吓,应该没事的,陛下放宽心啊……”

太医一个个的年纪都比较大,被澜沧洙拎在手里有些气喘吁吁的哀求道。

澜沧洙面色狰狞,随后便转过身去,朝着乔寒烟的身边走去,从她的怀里接过已经昏迷不醒的沐一一,似是凝望了片刻,然后就将她整个抱在怀里,急匆匆的朝着凤栖宫走去。

这一路,他不曾呼唤她的名字,只是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将她搂在怀里,很不能够再紧一点。可是,他怀中的人儿,仿佛在梦中也已经开始怨恨他了一般,倒在他怀中,嘴里还在模糊不清地说着,我的命,不由你做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