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闯入斗兽场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深了,万家灯火原本璀璨可媲美天上的星辰,可过了这个时候,就渐渐的一盏接着一盏的熄灭下去,就像是一簇簇的篝火,燃尽后就湮灭在黑暗里。

厚而高的城墙,将一个雄伟的建筑群阻隔到了凡尘的外面,那里,仿佛永远都没有黑暗,没有夜晚,那里,就是大澜的皇宫。

礼乐居里,数以百计的琉璃盏将整个地方照的犹如白昼,且色白缤纷,这本是一个公宫里的人们享乐的地方,现在却在澜沧洙的一声令下变成了斗兽场。

一圈厚重的铁丝网外,一个微弱而沙哑的声音在经过了许久的安静之后,再次虚弱的想起。

“求求你放过他吧,这是个人,不是禽兽……”

“求求你放过他吧……”

沐一一如同逝去了一切的寄托,站在乔寒烟的身边,眼中朦胧的神情犹如没有意识的梦游,她期待着王座上面的人能够心生怜悯之心,哪怕是一点点,只要他一句话,那斗兽场上被老虎咬的遍体鳞伤,还在苦命挣扎的人就能够活下来。

尽管他是个囚犯!冰绡如黑夜里盛开的青色奇葩,坐在远处的王座边上,那么耀眼,沐一一听到她甜美的笑,和时不时落在她身上的那充满鄙夷和怨恨的眼神,此刻沐一一才真正的明白过来,一切都是没有用的。

她看见雁栖站在不远处,脸上是焦急和歉意的表情,他看见雁栖在给乔寒烟使眼色,她明白雁栖的意思。亦能察觉身边的乔寒烟,生怕她站不住倒下一般,那紧紧抓着她的手臂一刻都没有松开过。

再看再做的人,乐萦纤衣袖捂着嘴,一脸惊恐和厌恶,她可不想得罪了澜沧洙自己将来日子不好过,大臣们,乃至玥玦世子,都面露尴尬。

这一刻,沐一一就更加明白,这个囚犯,今晚就是被拿来喂老虎的!

宴席上觥筹交错,各自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让沐一一突然想到,自己从鬼手的房间里逃出来之前,不也是像现在这样,犹如一个困兽,一个受了伤濒临在地狱边缘等死的困兽一样,等待着鬼手将她一点点的撕成碎片。

如今,一嫁江王江稷漓,二嫁皇帝澜沧洙,现在这境地,和那个囚犯有什么两样……

“呵呵,你还是人吗……”

这声音,低沉的犹如只在喉咙处打转一样,沐一一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张着,望着澜沧洙那张俊逸而冷漠的脸,觉得他此刻真的如恶鬼一样丑陋。

“呵……”

一声低喝,沐一一低头苦笑,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仿佛脸最后一点颜色都被抽了出去,仅剩下一具空壳一般的她,竟是忽然间的瞳孔收缩起来,眼神里载满的,除了愤怒和怨恨之外,再无别的东西。

“娘娘!”

乔寒烟一声尖叫,竟是早一嫁来不及了。沐一一犹如突然挣脱开来的小兽一样,一把将乔寒烟的手臂挣脱开,紧接着,就见一淡的有些苍白的一抹水蓝,如离弦的一把柔美的剑一样,飞向了铁网。

一声刀剑离鞘的声响,沐一一竟是冲到了一侍卫的身边,趁其双手把着铁网无暇顾及她的时候,拔出了他腰上的佩刀。

乔寒烟在她的身后呼唤声不断,使得所有人都慌乱了,那被夺取了佩刀的侍卫,也慌忙之下腾出一只手来想去夺回来,却不料那沐一一正是等着他这一举,只有一只手扶住的铁网是不坚固的,是站不住的,沐一一也就咬紧了嘴唇,一口气就撞了上去,并且这么一撞,真个人就跌进了斗兽场之中!

“不要!”乔寒烟喊的声嘶力竭,踉跄的朝着那歪向了一边的铁网跑过去,却也被一股极大的力气被按住了,正是雁栖,在她身后急忙抓住她,否则她定时和沐一一一样冲进那舞池中间去送死去了。

这期间,那豁开了一个缝隙的铁网出又再次合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