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这个女人哪一点好!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声音,带着撕心裂肺一样的吼叫,充满了焦急,原本已经到来绝望之地,好像已经没人能阻止那男子了,可正坐上,澜沧洙的呵斥如炸雷一样响起,而男子的刀已经到了沐一一的胸前,下一刻,刀刃被硬生生的遏止在男子的手里。

“娘娘!”带着哭腔,乔寒烟没命的跑过去,把沐一一拉开,离那把刀越远越好。

“为什么不让我杀了这个女人!你不是恨她吗?那为什么不让我杀了她!”冰绡一字一顿,尤其是那个恨字,好像说的不是澜沧洙心里的恨,而是她自己一样。

澜沧洙起身,面向玥玦世子,见那玥玦世子也没有什么恼怒的意思,反倒像是在看热闹似的,也只是一个眼神过去表示一下歉意,就走了下去,朝向舞池。

冰绡手里的刀还没有放下,直到澜沧洙用力将刀子掰下来,她才肯罢休了。

“别闹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好好开心开心,为何跟这种人计较。”

众人嗟叹!

在场的人,谁都听到了澜沧洙方才口中所说的话,“为何要跟这种人计较”,话语里,言外之意沐一一在这里,都成了什么不受欢迎的人之类。

而本就是听者有心,那三个字,这种人,犹如针尖一样死命的扎在了沐一一的欣赏,她本就被吓的动弹不得,澜沧洙的话更像是加上了几层冰霜,单薄的衣裳根本承担不了来自心里的冰冷,彻彻底底,透彻进了骨头。

“可是沧洙哥哥,这个女人哪一点好,明明已经嫁给了江王了,为何还非要逼你再娶她!她是在利用你对她的感情,她一定知道你对她还不舍才……”冰绡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此时此刻,也才方能看出来这哪里是个美艳的男子啊,命名就是个女子嘛!

开口就叫一国之君为沧洙哥哥,沐一一低着的头也忽然抬起,看着冰绡眼里含着眼泪看着澜沧洙的样子,才明白这个女扮男装的冰绡之所以能够在后宫里面横行,全都是澜沧洙所赐,圣旨,谁敢得罪皇帝庇佑的人呢!

这金贵妃,犹如一个玩物一样被冷落在一边,刚刚还差一点就被砍死呢,本以为那澜沧洙只是来阻止惨剧发生的,可沐一一却根本没有想到,下一刻,她就真的看见澜沧洙将冰绡轻轻的搂如了怀中,语气温柔的安慰着。

心里像是喝了胆汁一样凄苦,沐一一被乔寒烟小心翼翼的扶着,可是却无论如何也站不稳了,心不稳,脚下如何站得稳!突然就觉得自己今晚的这一身淡蓝色纱衣穿的很适合这种场合,很冷,很凄惨。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给朕回去坐着!”澜沧洙扭头对着沐一一说道,语气冰冷的可以穿透她的心,却不知,心已经碎了,如何再经得起再一次刺穿。

“什么……”僵硬的人儿有些茫然,口中呢喃着问道。

虽曾经聪明的很,现在还不如乔寒烟机灵,后来也硬是被乔寒烟给拖着回到了席位上面,坐定之后,还不知这一切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眼前的事实清楚的说明着,这不是梦啊,是真实的啊,自己受着折磨大的委屈,主仆二人刚才就差点丧命在那把刀的刀刃下,可那个在怀中嘤嘤哭泣的,蒙受着百般抚慰的却不是她沐一一!

许久,沐一一也没有回过神来,看着澜沧洙名人将冰绡扶着离开,不知道究竟吩咐了些什么。等到澜沧洙再次回来坐回她身边的时候,那张本就不温柔的脸,仿佛又多了些东西,是什么呢,是厌恶?还是愧疚?

若是愧疚,究竟是对谁的愧疚呢?

修长而干净的手,绕过她的眼前,直奔桌上的白玉酒杯,那兀自饮酒的男子,干净的眸子在沐一一看来,现在真的是充满了污垢,斜斜的瞥向了她,斜视着她的两只手冰冷的握在一起,无助的颤抖着。

生平第一次,沐一一连自己都能够听得到自己牙齿被打磨的咯吱咯吱响,还要不停颤抖的下颚,让她明白所谓冤,真是如吃了黄连一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