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反正也不是很称心呢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哎呀呀,你看看我,这……这可如何是好!妹妹啊,真是不好意思啊,要不,姐姐我赔你吧,你去我哪里,陛下送我的衣服数都数不过来,你随意挑。”

虽说这话说的十分客气,还带着抱歉的意思,可是沐一一却看得出,那乐萦纤的脸上分明是在笑,仿佛在向她示威一样,这一切,只有傻子才看不出来是故意的。

原来这是在大晚上的来到她的地方来扯衣服来的!

想到这里,沐一一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毕竟自己是主人,待客之道有云,自是不能发火,“只不过”是一件衣服,犯不上动肝火,沐一一便还是一脸笑意,只不过那笑必去刚刚出浴的氤氲深色有些冰冷。

“姐姐这是哪里的话,就是一件衣服而已,这不是陛下刚刚派人送来,说是非要我穿上嘛,不过破了也就破了,反正我也不是很称心呢……”

举止优雅这个词原本不应该出现在沐一一的身上,因为本是一个赌坛的新生宠儿,行为上自然会有些所谓的怪癖,而沐一一的怪癖偏偏就是有些傲娇。可是现在,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置身于别人的屋檐下,沐一一此刻便真的是优雅的走了过来,还动作小心翼翼的接过了乐萦纤手里的衣服。

应该说,那衣服此时不过是一块破布而已了。

撕拉!

又是一声响。

竟是沐一一的手也是一个不小心的,酱那衣服又撕破了一下,这下可好,连一点点修补的余地都没有了,一了百了。

本身为客,却仗着自己年长,本想来到此处胡闹一番,可乐萦纤却是没有想到,这金贵妃竟是一把软刀子一样,表面上看起来总是温柔的如小波浪似的,刚才的那么一撕,却噎的她接下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看吧,姐姐,看来我是注定穿不上这衣服了,还不是我自己又给撕碎了呢,所以姐姐呢就不必介怀了。虽说姐姐那里东西多,可这些日子以来,陛下每天都送来很多东西,凤栖宫的仓库里啊,早就摆不下了,我倒是想姐姐从我这里挑些喜欢的东西拿走呢……”

一脸浅笑盈盈,出浴的美人犹如雨后的莲,可是却不像那没有感觉的花朵一样懦弱的不堪一击,这笑恰好又是似无意却是有意的刺在了乐萦纤的心头。

这摆明了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阮水韵脸上霎时间是青红紫白的闪过了好几种颜色,攥在手里面的帕子都被捏出了皱了,可这个饱经了风浪的女子,却也是轻轻的颜面笑了出来,不过沐一一知道那夜不过是硬撑场子而已。

“话说,那个整天在你身边转悠的丫头哪去了?我记得……是叫什么寒烟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取个这么悲切的名字呢,寒烟,如烟花般掉落,哎……”乐萦纤轻轻摇头,竟是又把话茬子引到了乔寒烟的身上,可沐一一此时却不知寒烟现在何处。

“这丫头,我是差她去半点事情,可能是到哪里偷懒去了吧,等她回来了我非好好罚她不可,不过,姐姐要是没有什么要事,妹妹我可就要梳头上妆了,待会可不能让陛下久等了啊。”

沐一一硬是挤着笑脸陪着,说话客客气气。可心里却开始莫名的担忧起来,正是乔寒烟去了能有两个时辰了,眼下天都黑了,却还有是没见人回来。

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了,做客的即便再不甘心也不好再多留了,乐萦纤就像是在御花园里面闲逛一样,姗姗的绕道了沐一一的身后,站到了门边。

方才,她看到了,沐一一的眉头皱的有些难看,还有些心事一样,这些也正是在她提起乔寒烟的时候的事。多疑的乐萦纤,心里也犯了些疑问。

“妹妹。好好管着自己的丫头,别让她到处转悠,你知道这深宫里面禁忌十分的多,而且陛下又没有立后,没有人管着,这娘娘们自然是见着一个教训一个,要是不知道是你的人,不小心扔哪口井里也说不定,要告诉你的丫头们,该说的小声说,不该问的也千万不要问,呵呵,我走了,妹妹莫送。”

鲜嫩的粉色如同蝶翼一样消失在门外,这女子,沐一一认为是世间罕见的美丽女子了,可偏偏却与她为敌,想到这里,沐一一就一点也不觉得她多么美丽,多么优雅了,甚至比不上穿着破衣的宫女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