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宠幸七日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整整七日,皇宫里似乎每天都是沸沸扬扬的,其中嫔妃们,乃至宫女太监们茶余饭后讨论的最多的,自然也就是那个刚刚进了皇宫的二嫁新娘金元宝进贵妃了。

天底下谁不知道这澜沧洙并不是好色之徒,可是那金元宝却是难得的一个美人,以至于这十年之内被列为大澜的三宝之一。可是任她再怎么宝贝也终究遮掩不了她之前已经嫁于江王一说,打从金元宝进了宫里,耳边听到的流言蜚语岂止是十个指头能够数的清的。

其中,趁着这个时候还雪上加霜的人里面。总会少不了上次被金元宝弄的颜面无存的乐萦纤和阮水韵了,当日她们在宴会上受尽了耻辱,还不趁机好好的数落一番好出一口恶气!

其中,这两个女子做的最阴暗的一件事,就是在金元宝嫁入皇宫的第七日,特意的差人送了些礼物去慰问一下江稷漓了,说是送礼,可是江稷漓煞是知道她们不是来送礼的,而是来告诉他,如今的金元宝已经不是江王妃了,而是贵在高高枝头上的金贵妃了。

江稷漓不知道这皇宫里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在外面的人听来,据说那澜沧洙在这欢庆的七日里每天晚上都会留在凤栖宫里面,不曾离开一步,也就是说,这金贵妃刚刚一入宫深得皇上的宠幸。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江王府里面,还有江稷漓的耳朵里。

紧紧是七天而已,可是这个可怜的男子却在这七天里面整整来了几十岁一样,那原本干干净净的脸上,络腮胡子已经爬满,七天没有好好梳洗的江稷漓,此时看起来活活像一个久病的病秧子,萎靡到走路都走不稳了。

这几天,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江王府的主人唯一能做的,好像也只有借酒消愁了,不知熏的身上一身的酒气,连往日的温文尔雅,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每天晚上,江稷漓都要在院子里面踟蹰好久,看着那记住自己亲手种下又被他亲手毁灭掉的几株海棠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已经悄悄的干枯了起来,树皮上已经开始出现了褶皱,就像是此刻的江稷漓一样,邋遢的一塌糊涂。

今晚是第七日。

江稷漓满面愁容,望着院里已经死去的海棠,嘴里忽然呢喃道:“若是你们还活着,想必都已经开花了吧,就像是寻君山上的那些西府海棠一样,是不是早就已经满上遍野的一片雪白了呢,是不是呢,宝儿……”

最后的那一句宝儿,犹如卡在喉咙里的鱼刺,生生的噎在江稷漓的嘴里,原是那怎么也抑制不住的哽咽的声音侵蚀了一切,包括一个男子想在无人的夜里放生哭泣的想法。

寻君山,在大澜最为南边的地方,而江王府也位于皇宫的那边,距离寻君山,骑快马也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而已。

江稷漓望着王府的南边,脑中思绪连篇,曾经,就是在自己身后的房间里,那个还挂着红色纱帘和绸子的新房里面,是谁满面笑容的对着镜前的人儿说,等寻君山上的海棠花开了,我就带你去看天底下最美的海棠……

可是如今那人究竟何在,莫不是也在这样的夜里倚在窗前想着同样的景色,也想着一个人?

“哎,逆子,蠢啊,蠢啊……”

江王府幽暗的角落里,一苍老沙哑的声音悄然无息的消失着,那背影佝偻的老姜王严重含着些泪,无奈的摇着头。看着自己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堕落成现在这个样子,身为父亲的他,最后悔的莫过于当初答应了江稷漓苦苦哀求要娶金元宝的那件事,若不是他心软,恐怕也不至于让那女人把自己的儿子折磨成这个样子。

心里想着,老江王便是握紧了拳头,肩膀微微颤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