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紫菀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朵绽放在长命锁上面的小小的花,此时沐一一才知道它的名字叫做紫菀。

那委婉如被握在君主手里的少女一样的花朵,静静地印在了银色的长命锁上面,挂在沐一一的胸前。

“紫菀?这花……名叫紫菀吗?”沐一一轻声问道。

轻微的紧张带来的喘息还有没有完全平复,沐一一的声音显得有些大了点,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而澜沧洙的手僵在沐一一胸前的长命锁上,讶异地看着这个女子。

一个胸前戴着印有紫菀的女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花的名字?

当朗朗……长命锁发出清脆而微弱的声响,被小心翼翼放回了沐一一胸前。澜沧洙平静的眼底掠过一些恍然大悟一样的神情,眼神在沐一一的脸上很快地扫过。

“是啊,就是紫菀啊,这可是绯国开得最艳丽的花朵呢,没想到这堂堂的江王妃还竟然会有友人相赠绯国的长命锁,可见那人与你的交情还真是不浅啊……”

澜沧洙的话尾音很长,缓缓地飘荡在这个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地方,同时,也在沐一一的心里面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纹。

沐一一当然知道这长命锁的来历,是那天晚上江稷漓放在她门口的,这东西必然是他的,可方才澜沧洙又说这是绯国的东西,这就让沐一一的心里开始疑惑起来。

而澜沧洙的语气充满怪异,沐一一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其中带着挖苦的东西?想必那澜沧洙必定以为是江稷漓送的,才故意这么说的吧。想到这里,沐一一的心里更是一阵苦笑。

她的面前,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面上没有太多的温暖,倒显得有些冷清的看着自己,那饮过酒后的迷离眼神,说不上是在她的身上还是在脸上寻觅,亦或是从头到尾都没了离开过她胸前挂着的长命锁上面,亦或只是看着上面的美丽花朵。

“爱妃……”

澜沧洙轻声唤道,声音忽然变得暧昧而温存,那双游离的眼睛说不清载满了怎样的情绪,在沐一一正巧走神的时候这样刻意地叫喊出来。

坐在床边的人,藏在袖子底下的手不觉地在床单上握了一下,那颗本来就激动不安的心啊,此时也像是被灌了一腔热血一样,砰砰地跳动着,不是怎样的兴奋,而是彻彻底底的惊恐。

沐一一的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吃惊地看着澜沧洙,而那个一直在她几步之外的男子,竟是忽然之间就来到了她的眼前。沐一一看到他那双眼睛里充满神秘,充满挑逗,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就是因为这样,沐一一根本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更加让沐一一觉得糟糕的是,她的脸上传来一股热,连同耳朵上也都开始闷热起来。

“呵,那以后朕就这样唤你好了,哎呀呀,你看看,爱妃啊,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呢,莫非今晚你比朕喝的还要多上几杯不成?”

气氛忽然之间变得很妖冶,寂静的凤栖宫的寝宫里面,澜沧洙妖孽一样的蛊惑之音在沐一一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回想,轻而易举就钻进她的耳朵里,钻进她的心里,然后,久久地回荡着,不肯散去。

哗啦啦……长命锁上面的小铃铛发出急促的声响,是沐一一连忙举起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有些窘迫地捂住脸颊。

这个样子的她,在澜沧洙眼里却显得卑微的很。

帝王的脸上掠过一些笑意,那是一种嘲笑。

在他的眼前,是那个被关在御花园的地下室里那个等死的男子,那个本应该在今晚站在他的位置的男子。而这个金元宝,澜沧洙猜想,她爱着的,想必也只是那个十年之前的澜沧洙吧,那个在战场上一去不归的澜沧洙。

面前,美人脸红晕如桃花,而那个地下的勇士此时又是承受着怎样一种皮开肉绽的痛苦?

澜沧洙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嘲笑,突然觉得这被命运捉弄着的两人是如此的可悲。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