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何时才能明白你在想什么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沐一一此刻也已经身心俱备,眼前面容绝美的皇帝,竟是那样痴痴的看着自己,可是这样却让她心中更加的苦闷,与其这样暧昧的看着她,为何不在她方才没有奏乐窘迫的时候不发号施令。

“江王妃,您的手……”沐一一出神的时候,雁栖恰好来接过她手里的剑,剑一拿开,那手掌上的伤就挡不住了,沐一一迅速的缩回了手。

见那伤口,澜沧洙虽心疼,可是看着受伤的她,他却轻轻的笑了出来,遂道:“既然是这样,江弟,今晚你就与王妃留在宫中吧,也请太医为她看一下……”

夜已深,这酒宴在曲折中结束,玥玦世子一脸通红带着醉意被扶回去休息,大臣们也纷纷散去。

偏殿之中,沐一一坐着,双目涣散的看向窗外。墨一般的天上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而沐一一眼中有的,却不是那些星星,只是空洞洞的而已。一只手落在她的又受伤,一阵暖意,是江稷漓坐到了她的身边。

沐一一看得到他眉宇间的不安,可是这个俊逸若仙的男子,若不是有着和韩齐酷似的面孔,沐一一也绝不会吝于多看他一眼,而现在的沐一一,即便是这样紧挨着坐着,手被握在了他的掌中,却是备受着被韩齐所出卖煎熬。

即便眼前的江稷漓有着如赤字一样澄澈的眸子,她却也不愿去多看一眼,仅仅是因为那张脸。

心里乱如麻,便匆匆的站起身子准备出去,可一时忘记了手被握在江稷漓那里,突然想拔出,竟是疼的她脸色煞白,额头上也顿时冒了几颗汗珠。

“宝儿,对不起,我……”江稷漓手足无措,如剑一般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看着沐一一手上的雪白纱布上渗出了几抹淡淡的红色,匆匆的朝着门口走去,声称是去找太医。

看着江稷漓手忙脚乱的样子,沐一一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该悲哀,回想起自己的那一刀,想必早已经被他忘的一干二净的,那男子似乎真的那样刻骨的爱着这个“金元宝”。而她,沐一一,却不愿这样。

面对着这个男子,她没有心动,甚至连呼吸都是那样的平缓,与他在一起几个时辰,却抵不过那日在猪笼里面与那澜沧洙对视的那一瞬间。

“不用了,我没事,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你不要跟过来,我自己去就好!”大步的迈出门,沐一一恍然的就跃出了江稷漓的视线,只是在眨眼间,宽敞的偏殿之中就只剩下江稷漓一人。

人一走,茶就凉,何况是一杯从来没有被动过的茶,是他亲手为沐一一倒的。

苦等了七年的女子,成了他的江王妃还不到七日,他就担忧了七日,唯恐哪一天他从客房醒来,黎明前赶来到新房的时候,她就不见了。那日酒醉后的那一刀,他才知道,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即使是在一个月前,她自己选择要成为她的妻。

“我何时才能懂得你在想什么……”江稷漓呆呆的立于桌子旁边,紧闭了双眼。面上似是结了一层冰霜,许久都没再有声音。因为倘若他不这样做,眼睛看见的,都会是门口处“金元宝”匆匆逃开的样子,那样决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