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陛下,是去还是不去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树影婆娑,而沐一一的身体就像是那摇曳的魅影一般,在舞池中独自舞着,直到那雪雁剑铛的一声剑锋插入沐一一脚下。

曲毕,众人嗟叹。好长一会都没有任何的声响。半晌,便见那玥玦世子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一身黑色还镶嵌着金线的袍子从席中走出,遭到澜沧洙的面前,一只手拿在胸

前,行了个礼。

“陛下,本以为这世间再没有女子的舞姿能够比得过玥国的那些舞姬们,今晚所见,玥玦真是是服了!服了!在玥玦看来,这澜国三宝中,排第一的不应该是白雪,应是这金家的

金元宝啊金元宝!啊哈哈哈!”

玥玦世子笑的豪爽,脸上淡淡的胡子随着下巴晃来晃去,接着,就听见席间的大臣们和其他王公贵族也开始拍手叫绝,随声附和。

澜沧洙举起洒掉了一半酒的杯子,对着玥玦世子连连摇头,称那只是雕虫小技,献丑而已。可是那双眼睛却早就钉在了远处的沐一一身上。

舞池中的沐一一,单膝的跪在地上,手中的雪雁剑把在手中,半截插入地里,而她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成串的汗水顺着脸颊的两侧流淌下来,形成两道水线。剑柄处,沐一一的

手稍微的动了两下就传来钻心的疼痛,向虎口看去,哪里早已经被磨的须肉模糊。

“哼,有什么了不起,撕了她的水袖,居然还舞起剑来了,可真是不知死活,非要这么出头……真是不要脸!”乐萦纤悄声说道,可是嫉妒之下难免声音就大了些,也就被澜沧洙

听的清清楚楚。

顿时,那男子刚刚舒展开的眉头皱的更加的难看了几分,而他身边的乐萦纤只顾着瞪着沐一一妒忌,却是没有发现阮水韵已经脸色大变,这个紫衣的女子,可要比她机灵的多,看

得到澜沧洙的脸色。

二人本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一个漏了陷,那么另一个,甚至是余下的四人都没有好日子过。阮水韵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面露笑意,一边走到众人面前,一边拍手成绝

“诸位大臣,玥玦世子,不才阮妃,虽不能与这江王妃舞完全曲,可是见那剑舞还真是绝妙,而且,请陛下饶恕,是臣妾不好不小心踩坏了她的水袖,后来又不懂事,才让江王妃

受了委屈,明日就由臣妾与众姐妹宴请江王妃,顺便陪个不是,江王妃可一定要赏脸啊……”

听她这么一说,群臣纷纷点头,觉得煞是有道理,“金元宝”的失误也总算有了个解释,口中啧啧的赞叹着阮贵妃通情达理,处事细心。

乐萦纤鼻子里哼了一声,白了她一眼。

在沐一一听起来,那些话实在是刺耳的很,先前一个模样,现在又是一个模样,嘴角不禁苦笑着想一边撇去。站起身来,朝着阮水韵小步走去。

“这个自然是要去的,只是这吃饭最后还是莫要变成鸿门宴的好,您说呢,陛下!这阮贵妃的宴席,元宝是去,还是不去呢?”沐一一朱唇翕动,口中悠悠的问道,转眼已经走过

了阮水韵而来到了澜沧洙的面前。

拖在地上的雪雁剑从阮水韵的鞋子边划过,她就浑身上下打了个冷战,惊恐的看着背对着她的沐一一。

将雪雁剑捧在双手中,沐一一的半张脸挡在剑刃的后面,一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让澜沧洙的视线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就像是被她捉住了魂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