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剑舞2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哎哎哎,她这是要干什么呀?你们都给我护驾,没看见那女人手里拿着剑吗?雁栖,你怎么干站着?雁……”乐萦纤如一只乌鸦一般的在澜沧洙的身后嚎叫,可沐一一忽然的转

过头来,眼神如针尖一样的盯着她。那乐贵妃就只是灰溜溜的闭上了嘴巴,愤恨的看着她。

三尺长的雪雁剑,拿在沐一一的手中十分的沉重,那剑拖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吱吱”的声响,见一边的玥玦世子,龇牙咧嘴的悄悄捂住耳朵,脸上的表现与他粗犷帅气的

模样相差太多。

舞池中,沐一一的红色纱裙没有了水袖装扮,却还是那样艳丽的跃然于此。袖子被她扯了下去,露出两条纤细白皙的手臂,右手上青筋暴起,可想而知,那把剑那在她手中是多么

的吃力。

“奏乐!”沐一一轻声朝着乐师们喊道,不抱任何希望的。可是那些乐师都是些见利忘义,贪生怕死之辈,知道此时若是听了沐一一的话,那么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皎月渐渐的残缺而去,周遭的风在这样肃杀的气氛里似乎变得凛冽了许多,沐一一听得见江稷漓站在身边喊出的那一声“宝儿”,还有就是群臣们的忍俊不禁。

王座上,澜沧洙望了一眼身后的妃子们,心中便是哀声叹气,正欲开口命那些乐师奏乐,却听讲舞池中,江稷漓的一声怒吼响彻开来。

“你们没听见江王妃说奏乐吗?还不奏乐!”

只听那乐师中击缶的那人,手中木棒当啷的一声落地,然后哆哆嗦嗦的捡起来,擦了擦额头上汗。

在众人眼中,这江王爷平时虽温和,可是这里谁都能看得出此时的他大为恼怒,再说了,这宫里宫外谁不知道,江王虽好说话,但是江王的父亲,老江王可绝对不是一个好得罪的

主。乐师们犹豫也是说得过去的,谁心里不盘算着哪边重哪边轻呢。

乐声缓缓响起,沐一一的脸色却仍旧那样惨白,手中的长剑横在眼前,那贱人反射出来的光芒,如一条银白的缎带映在她的脸上,此时的她,脸上多了些戾气。

江稷漓安于不远处,听着身边的鼓点有节奏的响着,一脸疼惜的望着舞着剑的沐一一,怎能看不出她的心里会有多么的愤恨。

喧嚣中,飞鸟从草木间惊起,从御花园上空飞过,沐一一的剑就犹如那些鸟儿一样,优美的划过头顶,然后又似一条刚毅的水袖绕与她的身边。

贱人划过空气,发出尖锐的鸣叫,生生响在舞池中,这舞池,也就成了这绝世的红衣女子舞剑的剑池了。

众人俨然失声,呆若木鸡的纷纷长着刚才还不肯休憩的嘴巴,看着沐一一将那把坚不可摧的利剑拿在手中,舞成三尺长的绕指柔,剑虽人动,而人,则已经是大汗淋漓,面上的笑

鬼魅而绝艳。

王座上的人,手中的酒杯哒的一声磕在了桌子上,酒水溅洒四处。澜沧洙的瞳仁里,沐一一娇媚的身体化作一抹红色跳跃着,那澄澈的眸子似乎要将那个人儿整个的装进眼中,心

中一处一阵疼痛,他却看见沐一一挂满汗水的脸,转向了江稷漓,他看见二人彼此欢笑,十分的默契。

这情形,不就是是人所说的郎情妾意,眉目传情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