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剑舞1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循着嘈杂看去,澜沧洙便看见沐一一如一只受惊了的小猫一样,眼睛向四周愤恨的看着。

“陛下,臣妾等不愿意与此等人同舞,真是丢脸,还自称是澜国第一舞,我看都比不上宫门口扫地的跳的好!她害踩的我裙子都破了,您看!”乐萦纤扭捏着说道,还将自己脚下的裙摆晾出来。

沐一一眼中含泪,看着远处的乐萦纤恶人先告状,似是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

此时,席种种仓皇的走出来一人,那人,沐一一一眼就能认出是江稷漓!

几乎是小跑而来,江稷漓小喘着来到沐一一身边,而沐一一眼中的泪水就再也忍受不住,顺着脸颊滑落。

“宝儿,你是不是不舒服,溶我跟陛下禀报,可能是昨晚被父亲吓到了……”

“不是!”沐一一忽然打断江稷漓的话,肩膀轻微颤抖,水袖下,两只手轻轻握成了拳头。周遭一片死寂,都在看着这一对夫妻在他国客人来到之际丢人现眼。

江稷漓的话她并没有听进去一个字,而是从头到尾的盯着澜沧洙身边站着的那六个女子,他身旁一左一右的一粉一紫,脸上是何等得意的笑。沐一一心有不甘。

“我不会让你这么丢脸……我也不能这么丢脸……”沐一一朝着身边的江稷漓丢下一句话,便朝着宴席中走去。

舞池中,江稷漓对着快步而行的沐一一,口中喊着:“宝儿!”

红衣飘到了澜沧洙的面前,沐一一站在三尺长桌之前,眼睛朝着六个妃子扫了一眼,最后落在澜沧洙的身上。同样的,澜沧洙的脸上也露出为难的样子,这次的对视,却不像沐一一所铭记的那样,那双眼睛,较之前百倍疼惜的望着她。

“呵呵……”也不知是对着澜沧洙,还是对着他身后的那六个妃子,沐一一只是冷冷的一笑,眼中恍然在人群中扫过,越过那些满是鄙夷的面孔,最后回到;澜沧洙的身边,这次她看的,是澜沧洙身边的雁栖。

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如钉子一样死死的钉在自己身上,雁栖心中满是疑问,似乎那个眼神告诉他接下来她要做一些事情。想罢,就看见沐一一缓缓的朝着自己走来,最后,沐一一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雪雁剑上。

“这……”雁栖刚想开口询问,沐一一的手就迅速的到了他的腰上,并且狠狠的握住的剑柄。

寒光闪过,一声鸣叫,雪雁剑便从雁栖腰上的剑鞘中被拔出来,拿在了沐一一的手中,就见沐一一猛然的回过头,再次看向了澜沧洙。

不知何时,雁栖以及迅速的挡在了澜沧洙的面前,而那些妃子们也已经仓惶的发出尖叫,纷纷的躲到澜沧洙身边的侍卫后面。而澜沧洙则是安静的坐着,隔着雁栖,他看到沐一一噙着泪的眸子。

“哼……”沐一一一声低呵,拿着剑竟忽然的扭过头去,再次朝着舞池中走去。一路上,就听见“撕拉”的两声,破了的水袖被沐一一生生的从袖子上拽了下来,随意的丢到眼前,然后被她一脚踩上去,从上面踏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