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礼乐居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笑,对于爱她爱的刻骨的江稷漓来说却是堪比千金,她轻笑,他却收敛了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似不想让她看出来。

“等今年的海棠花开了,我就带你到寻君山上去,看整个大澜的海棠……”江稷漓的声音温文尔雅,恰似比房间里的气氛还要温暖,此时此刻,沐一一已经意识到,这个人,便是自己的丈夫了。

江稷漓面色有些苍白,与他的笑黯然相悖,沐一一看着有些心酸,对着他莞尔而笑,可是眼睛却是无意间的看向了窗前的梳妆镜。朦胧的镜中人,在这宽敞的屋子里即便是隔着十多步的距离,却还是能够看得出模样。

背上一阵冰冷,沐一一快步的朝着镜子走去,可是那映在镜中的脸,早已经不是她原来的面容了,腿上似是一软,便跌坐在镜前的椅子上。沐一一目瞪口呆,惊异的看着镜子里有着一张绝艳的过了头的脸,如画一样显现在眼前,可是,那并不是她。

一颗心哄然的崩裂开来,沐一一才明白,原来自己竟是死后来到了另一个躯壳里面,而这个人的名字,被唤作金元宝!冲动之下,似是马上就要回头对着身后的江稷漓大声的吼一声:我是谁……

可是,“咯吱——”门扇被拉开传来声响,沐一一在镜中看去,竟是江稷漓已经站在了门口,面带悲伤的看着她,眼中的不舍如流光洒出。

沐一一欲言又止,可江稷漓的脸上即可扬起了笑意,在他看来,她只不过是被吓到了而已。

“今晚我还是去客房睡,方才你也一定吓坏了,早些歇息吧……”江稷漓缓缓道,对着沐一一轻点了一下头,便用一只手带上了门,门外,江稷漓的身影飘过,随后便消失在窗前。

鲜红的喜字醒目的贴在眼前,江稷漓离开了的房间里,一片静谧。沐一一坐于镜前,呆滞的望着镜中的脸,用一双深思大海的眸子惊恐的看着自己,纤巧的鼻子下,一张轮廓清晰的红唇正微张着,鹅蛋纤脸,似一尘不染。

脑海中自己从鬼手那里逃脱的景象还恍如方才发生的事,沐一一望着镜子一声苦笑,嘴角,一滴泪悄然滑落。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沐一一哽咽道。

夜尽天明,这一夜过的如此漫长,梦境不断,零零碎碎的如散落的花瓣,辗转着也终于天亮了。

梳妆,更衣,沐一一享受着江王妃的身份所带来的奢华,以及仿佛形影不离的江稷漓的关怀。

正如昨晚澜沧洙所要求的,沐一一和江稷漓一同来到了皇宫里。而她并没有与他一齐,而是被两个宫女带到了后宫的一个地方,而那门口挂着一个精致的牌匾,上面写道:礼乐居。

看字面的意思,再想起昨晚澜沧洙的话,沐一一立刻明白这里便是皇宫里歌姬和舞姬所在的地方了,只不过在她看来,这种地方一向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女人们为了争宠,相处的又怎会融洽。

宫女先她几步走在前面,沐一一深呼了一口气便跟了进去。

乐声悠然的响起,这里并没有沐一一想象的那样喧闹,而是有几个穿着华丽霓裳的“舞姬”在随着乐曲在池中翩翩起舞,舞姿如轻雁,粉黛香染,眼前的女子们各有千秋,无一不透着一股傲气。

中间的女子们跳,旁边的人则是安静的看着,似乎还带着恭敬的态度,没有人干作声。

当沐一一走进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看似领舞的女子,眼神灵巧,最先发现了她,妩媚的朝着身边一个眼神过去,乐声便戛然而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