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眼倾心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沐一一心中叫苦,以为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可是抬着她走的飞快的人却突然就停了下来,沐一一也就跟着那笼子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参见陛下!”一声朝拜,那些人便齐刷刷的跪下去,随后就听见那正厅的方向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正是那老者协同江稷漓闻声赶来。

一阵淡淡的墨香随风而来,离沐一一越来越近,等到了身边,沐一一抬头看去,那竟是一张有些憔悴的脸。四目相对,沐一一看见那双狭长且美丽的眼睛,正像是看着稀世珍宝一样,落在她的身上,久久失神的看着。

澜沧洙眉头紧锁,那双狭长的眸子,目若剪水,一只手臂背在身后,只听他长长的一声叹息,意味深长的看了沐一一一眼,便转身朝着老者的方向走去,老者与江稷漓谦恭的行礼。

那股墨水的香气渐行渐远,而那个人的模样,仅仅在刚刚的一眼就像是印在了沐一一的心里,尤其是那双眼睛,不知是装载了多少欲言又止,在看到她的时候,是那样恍若隔世的深深望着她。

“老王爷,这是为何呀?今日朕本不想来,可实在是有事有求于江王和新王妃呀。”澜沧洙轻声道,语气温柔却有着不可逾越的霸气,可谓温柔一刀。

江稷漓面露喜色,如见到救命稻草,而老者则是露出为难的样子,眼睛向着沐一一的笼子看了一眼,随后便开始一个劲的摇头了。

“陛下不知,这金元宝竟敢用匕首刺伤我漓儿,我今日就要将她浸猪笼!”老者愤怒道,咳嗽一声接着一声,江稷漓连忙轻拍他的背,才舒缓了下来。

听了这话,澜沧洙的眉头就深深的皱起,脸上悲哀的神色仿佛又加重的几分。神色忽然就变得恍惚了起来,直到身旁的贴身侍卫雁栖在他耳边轻声的提醒,他才回过神来。一抹笑颜展开。

“可是前些天玥玦世子来访我大澜,朕深知金家女元宝舞姿精湛,便诚邀江王携新王妃明晚一同赴宴……可是,眼下这情形,可如何是好啊?”澜沧洙缓缓道。

言语中,在场的人,谁都能听出一些弦外之音,何况是老江王。可是那老者似乎是十分的固执,可是王命难为,便朝着沐一一所在的方向摆了摆手。

几个侍女快步走去,将沐一一从笼子里面扶了出来,搀扶着来到澜沧洙面前。

夜里风大,沐一一身上仅有一件单薄的内衣,偶然感觉一阵阵的寒意袭来,却不觉得那是寒冷的季节,向身边看去,才看到满庭院里开着的花,花草是还挂着写露珠,一切都是春天的景色。

空气里一股墨香沁人心脾,沐一一木讷的看着澜沧洙,背上忽然觉得有东西压上来,便是江稷漓的双手已经落在了她的肩膀上。那双手,似乎还在用力。

“哎,罢了,一切听从陛下安排,只希望我这不懂事的儿媳不要让陛下失望才是……”老江王摇头道。眼睛看向江稷漓对沐一一百般呵护的样子,失望的叹着气。

几句寒暄,澜沧洙便打算离开,而从她头到尾,沐一一并没有机会对他说一句道谢的话,自己被江稷漓守在身边,看着澜沧洙消失在眼前。可是,他身边的雁栖,经过沐一一眼前的时候,却是用一种责备的眼神看着她,这点,沐一一有些不解。

澜沧洙走后,沐一一也只能在心里悄声的叹着气。

又是那间满屋子红色的房间,那个喜字仍旧那样刺眼,只是刚才这里一句被人重新清理过了,匕首也不见了。

沐一一失神的坐在桌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切都只是一个梦魇,却又是那样活生生的摆在眼前。

“宝儿……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我答应过三日之内不会碰你,可是……都怪我喝了些酒。而且你也不要责怪父亲……”江稷漓将一杯茶递到沐一一眼前说道。

微光里,沐一一看得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被自己划的那一刀让他伤的不轻,可是那男子一脸和蔼的笑,那种病态的美也让她更加的迷惑不堪。朝着江稷漓甜美一笑。沐一一轻轻摇头。道:“没事,是我不该伤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