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月牙儿的话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道士姓袁?

袁先生?

宗秀闻言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大唐双神算中的袁天罡?

对于袁天罡的名声,宗秀是如雷贯耳,后世更不乏以‘袁天罡’为原型,衍生出的小说、动漫、电影诸多角色。

据史料记载,袁天罡本是益州人,隋末唐初的玄学家、天文学家、道士。

在隋朝时,袁天罡官拜资官令,唐武德年间为蜀郡火井县县令。

到了贞观六年,李世民闻其名声,特诏入朝收纳为智囊。

贞观八年,也就是今年,袁天罡忽然上书请求调职,现在又回蜀郡火井县当县令去了。

传说袁天罡善“风鉴“,即凭风声风向,可断吉凶,累验不爽。又精通面相、六壬及五行等。还是大名鼎鼎的《推背图》作者之一。

“奇怪,奇怪,是巧合吗?难道袁天罡真有神算?”

宗秀心里直犯嘀咕。

这也太巧了。

他这边刚穿越,顺带救易倾情脱离苦海,然后帮着寻找月牙儿,才有了点苗头,线索就断成这样。

而且袁天罡放着长安城的京官不做,跑到蜀郡火井县当一个小县令,正常吗?

“难道他真算到了什么,所以才提前逃跑的?”

宗秀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想想又不对。

柳嬷嬷是九年前疯的,老李那会正忙着杀兄弑弟,逼着老李渊篡位,根本没空搭理一个火井县的小县令。

袁天罡是两年前被召到长安的,九年前他还是火井县县令,一方父母官不可能千里迢迢跑到万年县来。

这就奇怪了,道士姓袁,会是谁呢?

宗秀抬头问道:“那道士多大年纪?”

柳闻裕道:“满头华发,仙风道骨,估摸着待有六七十。”

“六七十岁吗?”

宗秀能确定了,当年给柳嬷嬷密谈两个时辰的道士绝对不会是袁天罡。

毕竟这会袁天罡也才四十出头。

那会是谁呢?

宗秀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柳嬷嬷不是一般人,身为教坊训练歌姬的女官,识人心、辨是非、察言观色的本领肯定不低,一般的江湖术士定骗不过她。

能在一席话后,说的柳嬷嬷行跪拜之礼的,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比她地位高,以权相逼;要么是真有本领,说出了什么攻破柳嬷嬷内心防线的要事。

“袁先生,六七十岁……”

宗秀来回踱步,不断念叨着。

屋内,柳嬷嬷还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口中说着胡话;易倾情神色激动,几次想起身亲自逼问;柳闻裕则眼神落寞,透着绝望。

“莫非是他!”

宗秀脑中灵光一闪,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的人。

袁守城!袁天罡的叔父,传说中的神算子,据说袁天罡一身本领都学自这位叔父。

会是袁守城吗?

宗秀有点郁闷了,尽管现在猜到‘袁姓道士’极可能就是袁守城,可又要去哪里找?

游方道士都是漂泊不定,居无定所,想找出来何其难。或许袁天罡知道袁守城的下落,可袁天罡现在在蜀郡火井县任职,从长安过去一趟也不容易。

“靠!”

宗秀暗骂一声,猛地转身盯着柳闻裕恶狠狠的说道:“柳游徼,我若没记错,刚你说你妹妹是服下药后,第二天才疯的吧。”

“正是。”

柳闻裕现在只想宗秀赶紧走,避免妹妹再受刺激,答的倒也爽快。

“我知道宗大人想问什么,当年家妹被长安城来的差役带走后,我以为她是犯了什么大罪,又担心她在家中藏有罪证,暗中搜查过妹妹的屋子。”

“可有发现?”宗秀追问道。

柳闻裕起身走向床头,搬开厚重的木床,又弯腰蹲在地上,掀开垫床腿的石块,然后直接用手挖起地上的土。

不过一会,柳闻裕挖出一个小盒子出来,拍了拍上面的土,打开盒子拿出一张因受潮泛黄的纸张。

“这是妹妹留下的信,我看过,就几句话,写的云里雾里看不懂。因为它是舍妹疯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封信,我就一直藏着。”

柳闻裕将纸递给宗秀,同时说道:“宗大人,舍妹已疯,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那么多年,我不管她原来犯下什么罪过,今天就算拼了老命,也不会让你把她带走。”

宗秀接过纸,轻哼一声:“本官自然不会和一个疯子计较。”

纸上的文字很短,只有寥寥数句。

“命有此劫,唯疯可活。睹物思人,赎我罪过。”

柳嬷嬷疯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封信还真像柳闻裕说的那样,云里雾里看不懂。

宗秀捏着信,盯着柳闻裕上下打量。

柳闻裕被看的浑身不安,不禁忐忑的问道:“大人,你,你在看什么。”

宗秀也不言语,转头看向蜷缩在墙角,一脸惊惧的柳嬷嬷,看了好大一会,忽然伸手拉着易倾情的胳膊。

“丫头,我们走。”

“公子……”

易倾情有点不甘。

宗秀头也不回的说道:“人已经疯了,没必要再问,跟我回去。”

刚出了院门,就见柳家庄的后生一个个冷冷的看着两人。

宗秀直接两眼一瞪,大声呵斥:“让开!”

在十几个柳家庄后生愤怒的目光中,宗秀领着易倾情直奔村头而去。

回去的马车上,易倾情面色凄婉:“公子为何不让我继续问?”

宗秀还在盯着柳嬷嬷留下的信看,头也不抬的说道:“她面相痴呆,双目有光无神,确实疯了,就算你打死她,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可是柳嬷嬷有月牙儿姐姐的东西,她肯定知道月牙儿姐姐的下落。”易倾情紧紧的握着荷包:“我记得的很清楚,这荷包是月牙儿姐姐随身佩戴东西,那天月牙儿姐姐走的时候,还在腰间挂着。”

“额?”

宗秀微微一怔,忽然一把抢过荷包,将里面的玉牌倒了出来,又把荷包反过来。

荷包里外翻转,上面果然绣着一行小字。

宗秀得意的大笑:“我就说这信有古怪,睹物思人,睹什么物,思什么人却没说,可柳嬷嬷疯了九年,却始终带着月牙儿的荷包,果然荷包里面有古怪。”

易倾情急忙凑了过来,探头去看。

车厢狭小,距离一拉近,淡淡的幽香扑鼻,宗秀心神微微荡漾,不等生出什么念头,就听易倾情叫道:“奇怪,月牙儿姐姐为何会在荷包里绣字,这两句话什么意思。”

里外翻转后,荷包的里层绣着一弯月牙,下面还绣着略带俏皮的话。

“久候不至,我先走了。小倾情,我猜你又在哭鼻子,不许哭,又不是再也见不着呢,那么漂亮的脸蛋哭花了可不好看。嘻嘻,等到再见时,多大的仇姐姐也帮你报,我们把不喜欢的人统统杀了祭天好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