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男人的窘迫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骑马的是个身穿轻皮甲、头戴斗笠的骑士,速度极快,宗秀原以为是来找他的,便站在江边等着。

哪知那骑士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马儿不停,一溜烟的跑了过去。

见马儿远去,宗秀心中一喜,正打算继续,没等想好说辞,就见毛色驳杂的马儿又返了回来。

“宗大人?”

骑士调转马头,赶到宗秀身边,摘下头上的斗笠。

宗秀扭头一看。

咦,还真别说,老熟人。这不是他刚去国子监报道的时候,遇到的侍卫伍长姜晨吗。

对于热心肠的姜晨,宗秀还是很有好感的。

“姜伍长?哈哈,原来是你啊,我当是谁呢。刚你骑的太快,又带着斗笠,倒没认出来。”

宗秀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想着姜晨赶紧走。

姜晨翻身下马,快步上前道:“宗大人好雅兴,竟在此地携美游江,这位是?”

不等宗秀开口,易倾情已经说道:“小女子是公子的婢女。”

宗秀:“……”

姜晨讪笑两声,转移话题道:“倒是许久未见大人去国子监了,大人是被吏部调职了吗?”

宗秀摆了摆手:“没有的事,我这临时有事,过些天就回去。”

他被鞭刑的事,外界罕有人知。姜晨不知道,宗秀也不会傻到说出来。

两人又客套几句,姜晨问道:“宗大人,这天也不早了,可要到小的家中用个晚饭?”

“不去了,不去了,我刚吃过,就是出门遛个弯。”

“出门?”姜晨面带疑惑。

宗秀一指院子,道:“呢,我住这。姜伍长这是打哪来?”

姜晨微怔,很快喜道:“原来宗大人住在此地,那可巧了,以后咱们也算邻居了。”

“你也住这附近?”宗秀左右看了看,下游不远处隐隐有村落的影子,家家户户的烟筒上升起了炊烟。

“小的就住在下方三里的姜家村,这不刚下了岗,急着回家吃饭,没曾想遇到宗大人。”说完,姜晨又问道:“宗大人这院子是刚买的吗?”

他住在附近,当然知道这套院子许久没住过人了。

宗秀尴尬的看了看易倾情,硬着头皮道:“嗯,刚买的。”

姜晨想了想,忽然不好意思的说道:“大人住在这里,家中仆人可寻好了?”

“啥意思?”宗秀问道。

姜晨扭捏道:“大人府上可缺个烧火做饭的老妈子?我家内子笨拙了些,烧火做饭倒是很有一手,近日……”

姜晨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也多,小的饷银微薄,就想着给内子寻个活计,赚些银钱也好帮补家用。宗大人这里离我家近,内子若能在府上帮厨,也方便照看家里。不知大人……”

“……”

宗秀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看姜晨在国子监任职,也就是个侍卫伍长,拿着大头兵的饷银,还要天天看公子哥的脸色。

宗秀又看了看易倾情,这些天倒都是易倾情烧火做饭,洒扫卫生什么的。

虽说这个年代,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干活很正常,可易倾情原本是艳绝长安的花魁,除了悲惨的童年,长大后何时受过这样的苦?用一双弹琴拨弦的手,去摆弄柴火,确实过了点。

尽管易倾情没说什么,宗秀心里也挺内疚的。姜晨的提议倒是可以考虑,找个老妈子烧火做饭,也废不了几个钱。

眼见姜晨一个大老爷们扭扭捏捏,宗秀心中微酸,道:“那就麻烦姜伍长了,刚好我正想寻个厨娘,若嫂子有时间,就让她过来吧。”

宗秀能感受到一个男人迫于生计,让老婆出去干活的心情。所以他避开了敏感的字眼,一声‘嫂子’还给足了姜晨面子。

姜晨虽然心中大喜,却还没忘尊卑之别,忙道:“不敢,不敢,内子愚钝,称不得嫂子。这样,我现在就去带我那婆娘过来见见大人。”

宗秀呵呵笑道:“不急,不急,明个早上过来就是。至于月钱……”

宗秀不是很懂大唐时期雇佣厨娘的行情。

姜晨也有点不好意思:“大人,我那内子厨艺不错,你看三个大钱可行?”

“额?”

宗秀面带古怪,这也太少了吧。三个大钱就是三个开元通宝,太低了。

姜晨见宗秀面色古怪,以为是嫌钱要多了,扭捏道:“要不两个大钱?”

宗秀无语:“姜伍长说笑了,这也太少了。嫂子到我这给我做一日三餐,还要帮忙打扫,咋能就给俩大钱。这样吧,我现在手里也不富裕,月钱先按一两算咋样。”

“啊,大人,这……这也太多了。”

一两银子,都赶上他的饷银了。

大唐立国不久,天下战乱刚止,民间百废待兴,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一两银子确实很多。

宗秀摆了摆手:“不多,不多,就这样了,我说一两就一两。姜伍长,在下刚到国子监的时候,没少受你提点,这钱我都嫌少。”

“可是……”

姜晨还想再说,宗秀装怒道:“就这么定了,明个让嫂子过来,你再啰嗦我可生气了。”

“那……多谢大人。”

姜晨表情尴尬,内心却是欢喜的,和宗秀几番道谢,才上马而去。

等姜晨走远,宗秀笑呵呵的看着易倾情:“以后咱家也有厨娘了,那些粗重的活计你就别做了。”

易倾情却盯着姜晨离去的背影,道:“公子倒是有一双慧眼,会看人。”

“啥意思?”宗秀不明所以。

易倾情道:“以一两银子,收个好汉的心,这买卖划算。”

“好汉?”宗秀看着远方的烟尘。

“可不就是个好汉,姜伍长身材魁梧,刚快马而来,急转马头也不见气息紊乱,是个好手。面相忠厚,性格耿直,他现在为生计所迫,公子这一两银子无异于雪中送炭,找了个厨娘不说,还收了个好汉的心,划算!”

……

宗秀心道:我就是感觉两个大钱少了点,咋听你这一说,感觉我心机深沉了呢。再说,有老李的那些赏赐,一个月一两找个厨娘对我而言也不算啥。

虽然‘珠算口诀’老李没给封赏,可数字、公式老李给了不少,除了丝绸布匹,还有千两银,百两金,富裕着呢。

易倾情看了看天色,道:“公子,江边风寒,你伤势刚愈,不能久吹,咱们快些进去吧。”

“嗯嗯,那回去。”

宗秀抬腿向小院走去,夜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纠结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