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才子风流没你这样的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小宫女在宫中当值,自然知道宫中规矩森严,忙道:“大人,这里是皇宫,你不能乱走,还是让奴婢为你带路吧。”

宗秀摆了摆手:“无事,吐过了,清醒良多,你去忙你的,我吹吹风就回去,不会乱走。”

“可是……”

小宫女还是不敢离去。

假山洞中,几个公主挤成一团,都在心里抱怨:你这家伙,在哪吹风不行,咋偏偏要在此地吹风,害我们受这等苦楚。

宗秀催促着小宫女离开,自己笑吟吟的站在假山下:“不错,不错,好山,好山。”

几个公主无语:一座假山有什么好的。

宗秀又拍着假山的石头,赞道:“嗯,好石头,好石头。”

藏在山洞里的兰陵公主恼透了宗秀,她感觉宗秀是故意的,定是看到她们躲藏之地,才故意逗留。若非如此,石头有什么好看的?还好山,好石头呢,你咋不说好屏风呢?

这念头刚落,耳边就传来宗秀的话:“好屏风,好屏风,入手丝滑,也就皇家有如此气派。”

众公主:“……”

“咯咯……”

就在众公主想着让宗秀赶紧走,山洞内突然传出奶声奶气的笑声,五岁大的晋阳还从未见过有人夸屏风的,笑道:“姐姐,他好傻哦。”

这声音一出,几个公主的藏身地算是暴露了。

宗秀大乐:“哈哈,出来吧,早就看到你们了。”

被人识破,几个公主还躲在里面不肯出来,兰陵气不过,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你这家伙到底意欲何为。”

“是你?”宗秀一愣。

兰陵公主冷着脸:“是我怎么了?”

“好家伙,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宗秀怒道:“那天渼陂湖上,你将我丢在湖里就算了,为何事后着人抓我刑讯?差点被你害死。”

宗秀一想到那天的事就来气。得亏是遇到程怀亮,若是换个人,还不把他抓到大牢,小皮鞭老虎凳的侍候着。

兰陵面色微变,很快恢复平静:“是我让程怀亮抓的你怎么了?你来历不明,又故意接近于我,若非细作是什么?”

宗秀酒精上头,也来了火气:“我去你的细作!你谁啊,这么牛逼?和你说两句话就成细作,要被抓去刑讯,那长安城的大牢要关多少无辜之人?”

兰陵也不解释,反而一伸手:“欠我的杯子呢?还我!”

“呵呵,要杯子是吧?走,走,我这就还你杯子。”

宗秀酒劲上头,火气正盛,一把拉住兰陵公主的手,拖着就往御花园走。

兰陵公主大惊:“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嘿嘿,干什么?当然是找陛下和娘娘评理!说两句话就是细作,天下都没这个理。”

山洞内,几个公主惊的目瞪口呆。

长乐公主:“完了,完了,闯大祸了。”

襄城公主却是掩嘴笑道:“嘻嘻,无事,兰陵姐姐最受父皇宠爱,那个才子怕是要倒霉了。敢抓兰陵姐姐的手,嘻嘻……”

御花园内,老李正和群臣醉后闲聊,远远就见宗秀拖着个女人往这边走。那女人躲在宗秀身后挣扎,瞧不见脸,起初老李还以为是个宫女,可等靠近,脸都气青了。

不光老李,文武百官都是大惊,尤其是长孙无垢更是眉眼不善。

“宗秀,你好大的胆子!”

兰陵虽不是长孙无垢所生,却也是老李的闺女,公主被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分明是对皇家的不敬。

程咬金更是起身大喝:“混小子,你干什么!还不快快放开兰陵公主。”

“啥?她是兰陵公主?”

宗秀一惊,手也松了。

兰陵公主趁机挣脱,双手捂住脸快步离开。

“宗秀!你最好给朕解释清楚!如若不然,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老李气的吹胡子瞪眼,‘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都说才子风流,可你风流到朕的女儿头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和朕的女儿拉拉扯扯,岂能饶你?

原本一直郁闷的崔贤文心情大好,笑呵呵的看着宗秀,等着看笑话。

文武百官看向宗秀的眼神也带着怪异,他们都没想到宗秀竟然这么大胆,敢在御花园内和公主拉拉扯扯。

“说!”

老李猛地一拍案子,酒杯都被震倒了。

这一声雷霆之怒,原本躲在暗处的金吾卫‘嗖嗖’的窜了出来,一个个手持兵器,目带凶光。

宗秀吓了个激灵,忙道:“回陛下的话,臣不知道她是公主。”

“呵呵,不是公主就能在拉拉扯扯吗?这是皇宫,便是个宫女也不是你能拉拉扯扯的。”崔贤文落井下石道。

程咬金瞪了崔贤文一眼,叫道:“可是有什么误会,速速说与陛下。”

老李双眼微眯,杀气腾腾的看着宗秀:“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陛下,臣……臣不知道她是兰陵公主,刚才拖拉,也是想让陛下为臣主持公道。”

宗秀一急,什么都说了出来,将他和兰陵公主的恩怨,从渼陂湖上,讲到刚才的二次重逢。

说完,宗秀又哀求道:“臣真不知她是公主,拖她前来,也是气不过那日之事,这才冒犯了公主,还请陛下开恩。”

程咬金听完,也求道:“陛下,那天的事我也听怀亮说起过,就是个误会。宗秀是个实在人,他初到长安,便经此险,胸中有怨也是常情,还请陛下开恩,饶了他这一次吧。”

李世绩捋了捋胡须,道:“陛下,兰陵公主确实做的过了些。宗秀虽然冒犯公主,却是事出有因的份上,不如略施小惩,饶他一命。”

这是古代,礼教大妨,当着众人的面别说牵公主的手,就算牵普通女子的手也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欺男霸女的登徒子。

宗秀牵了兰陵公主的手,这往重了罚,砍头都没问题。

老李‘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杀气腾腾的看着宗秀。

长孙无垢心中恼怒,却也挑不出错。人就是想还自己一个公道,有错吗?也不知道那是公主。

而且……她和老李好像真的误会了。

看宗秀的架势,那首诗或许就是个巧合,事先并不知道兰陵的身份。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细作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当着满朝文武和圣上的面,用拖一个公主的手来演戏。

“陛下,此事事关皇家脸面,不如交给臣妾处置如何?”

长孙无垢凤眼瞪着宗秀,要说一点不惩罚,那是不可能。

老李冷声道:“准。皇后掌管后宫,宗秀冒犯公主,如何惩处你来做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