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会唱歌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崔贤文这话一出,群臣脸色不是很好,都在想:博陵崔氏的人都这么傲吗?人宗秀创出‘数字’,改进算学,多大的才情。现在说不会作诗,那是谦虚。我们都没说话,你跳起来做啥?

然而老李和长孙无垢却是大喜。

现在宗秀说不会作诗,不管是藏拙,还是真的不会,都需要一个人来刺激下,才能试出宗秀到底是大才,还是大奸。

古之帝王御下之道,讲究的是清浊并用,相互制衡。只要不触犯到皇家底线,管你们怎么斗。

老李道:“如此甚好,崔士子速速吟来。”

崔贤文对老李和长孙无垢做了个礼,又对群臣抱了抱拳:“崔某不才,愿以拙作抛砖引玉,以待诸位大人佳作。”

在群臣不冷不热的眼神中,崔贤文朗声吟道:“胸有豪气吞云天,挥毫泼墨书三千。逐浪御风凌霄汉,日出沧海暮千山。”

一诗作罢,崔贤文再次行礼:“拙作而已,难等大雅之堂,若有不当之处,还请诸位大人指正。”

老李笑道:“崔士子过谦了,聊聊数言书尽胸中豪情,可谓佳作。来,诸位爱卿,当为此诗满饮一杯。”

老李都端起来了,做臣子的哪能不喝,众人又是一杯酒下去。

老李又夸了崔贤文几句,才环顾众人:“可有爱卿愿再赋诗一首?”

说这话的时候,老李的眼神一个劲的往宗秀那瞟:我看你小子能装到什么时候,今天我让每个人作一首,谁吟完我都端一个,即便你再能忍,喝多了还能忍不成?

群臣也看出老李想让宗秀作诗,又纷纷起哄:“宗助教,莫要扫了陛下的雅兴,快快赋诗一首。”

宗秀躲闪着老李的眼神,讪笑道:“我是真不会作诗,诸位大人,你们来,我听着就好,也好学习学习。”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虽然自己不是文科生,可后世看过的诗不少。

尤其是现在才贞观八年,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都没出生呢,光凭上学那会背的,随便挑两首,都能技惊四座。

可那不是宗秀想要的。

他很反感文抄就不说了,那些能被传颂千古的诗一吟出来,他才子的名就坐实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一旦肚子里的东西被掏空,江郎才尽又该咋办?

所以宗秀打定主意:不管你们谁来说,我就不会作诗!

群臣又几番劝说,宗秀始终推脱着不会作诗,老李见状,便点着魏征、房玄龄的名字,让二人开个头。

接下来的宴会,与宴的诸位国公、大臣纷纷吟诗,老李更是不管谁吟完,都端起酒杯和群臣喝一个。

至于宗秀,除了老李叫喝酒的时候端下杯子,其他时候都忙着吃。

不得不说,皇宫御厨做的饭菜确实不错,后面上来的菜也如秦怀道说的那样:58道菜,包括北方的熊和鹿,南方的狸、虾、蟹、青蛙、鳖,还有鱼、鸡、鸭、鹅、鹌鹑、猪、牛、羊、兔等等,全是山珍海味,水陆杂陈,宗秀吃的不亦乐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酒宴的氛围也慢慢高涨,诸文武大臣吟诗作赋,喝到酣时,连程咬金和尉迟敬德这样的武将也即兴赋诗,引得满堂喝彩。

宗秀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只感觉眼花耳热,脑子晕乎乎的。不光是他,前来赴宴的文武大臣都喝多了。

“陛下,臣有个不情之请。”尉迟敬德大着舌头,哈着酒气起身。

老李带着醉意,笑道:“尉迟爱卿有话但说无妨。”

“嘿嘿,俺想托陛下保个媒。俺那女儿双十年华,尚待字闺中,心气高,普通的才子看不上眼,这个……”尉迟敬德边说,边笑吟吟的看着宗秀。

程咬金嘿道:“尉迟老儿,我说你非要占俺便宜是不?宗秀是怀亮的师傅,俺认的弟弟,你要陛下赐婚,他成了你女婿,俺是不是也要跟着喊你一声好听的?”

“呸呸呸。你这口无遮拦的憨货,胡说八道什么。”

尉迟敬德指着程咬金笑骂。

大家都喝嗨了,跟着起哄,有帮着尉迟敬德向老李请赐婚的,也有帮着程咬金调侃尉迟敬德的,一时间酒宴上好不热闹。

而宗秀本人还在吃,酒劲上头,不吃点东西他总感觉嘴里少点啥。

就在宗秀甩开腮帮子胡吃海喝之际,老李开口了:“诸位爱卿莫要吵闹,朕有个主意。”

“陛下请说。”

群臣的目光都看向凉亭。

老李拿手一指宗秀,笑道:“诸位爱卿且看,宗爱卿从入席便借吃藏拙,如今大家皆有吟诗助兴,他却一言不发。不如这样,我们便考他一考,若他能作出一首令大家满意的诗出来,关于尉迟爱卿的请求,朕让宗爱卿自行决定;若他作不出来,朕就帮他做个相反的决定如何?”

“好!陛下此举甚妙。”

“对,对,倘若他作的诗我们不满意,就请陛下为他做个相反的决定。哈哈,也让他难受难受。”

“就是,就是。”

群臣喝嗨了,都跟着起哄,反正看热闹不怕事大。

宗秀这会晕乎乎,眼里只有吃的,大家叫的又欢又杂,他倒是什么都没听进去。

尉迟敬德醉醺醺的,也感觉老李的提议不错,打定主意不管宗秀一会作什么出来,他都说不好。反正他早先提过让宗秀当自己女婿,对方不乐意,现在陛下做个相反的决定,这婚事还跑的了吗?

想到这里,尉迟敬德拍着还在胡吃海喝的宗秀:“小子,快快起来吟诗一首,如若不然,我女儿你是娶定了。”

“咳咳咳……”

宗秀差点被这话吓死,嘴里的东西噎在嗓子里,一个劲的咳。

程咬金伸手大力拍打着宗秀的背,帮忙顺气,边拍边说:“别听尉迟老儿瞎咧咧,老弟,这宴会也该散了,你这个主角可不能什么都不留点。不如即兴赋诗一首,也好做个压轴。”

宗秀好不容易顺过来气,见老李、长孙无垢、还有群臣都在盯着自己,面色犯难:“陛下,我是真的不会作诗啊。”

“哈哈,宗爱卿莫要谦虚,你便吟上两句,让朕和诸位爱卿听听便是。”

“这……这……臣真不会。”

宗秀坚持不吟诗,群臣起哄,尉迟敬德那个高兴。

屏风后面,长乐公主探头问道:“兰陵,这宗秀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可说过,他只用了片刻功夫,就吟出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儿。”

兰陵公主眉头微皱,她也想不明白了。

那夜渼陂湖上,宗秀确实出口成章,只是杯酒功夫,就吟出一首极美的诗儿,可现在……

“看看再说,父皇这是逼他作诗呢。”

兰陵心思通透,自然知道父皇和长孙皇后为何非要宗秀作诗。还不是她那日说了宗秀的古怪之处,犯了皇家忌讳,帝王的猜忌可不是轻易能打消的。

御花园内,老李见宗秀迟迟不肯作诗,当即板脸道:“宗助教这是要忤朕意了?”

得,爱卿都不喊了,又变成宗助教。

宗秀吓了个激灵,忙道:“不敢,不敢。”

老李眉眼不善:“那你为何迟迟不开口?”

“这……”

宗秀头疼,吟诗是绝对不能吟的,就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自创肯定被人笑死,抄袭吧,又怕坐实了才子的名声,日后少不了麻烦。

程咬金看出老李心情不快,低声道:“老弟,你便随口吟上两句,莫要扫了陛下的兴致。”

宗秀咬了咬牙,猛地说道:“陛下,臣确实不会作诗!”

老李两眼一瞪,正要发怒,就听宗秀又道:“可臣会唱歌。不如让臣以歌代诗,唱上一曲如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