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醉酒遇李靖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见过宗秀?”

兰陵公主话音刚落,李世民双眼微眯。

长孙无垢同样神色肃穆:“兰陵,你何时见的宗秀?”

在父皇、母后,还有几位姐妹凝视的眼神中,兰陵将自己遇到宗秀的缓缓道出。

“父皇,你可记得前些日子江夏王叔进京的事?”

“江夏王叔带着婉秋姐姐一起来的,婉秋姐姐约我游湖,她走的早了些。我因贪恋湖光月色,便在渼陂湖上逗留至戌时,刚巧遇到他跳湖。”

“跳湖?”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皆是一愣。

兰陵想到当时的画面,‘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开始我也以为他要寻死哩,谁知他竟是因天气炎热,下湖戏水呢。”

兰陵把当日的经过复述一遍,又道:“父皇,母后,那宗秀确有奇才,出口成诗,比之昔日七步成诗的曹植有过之而无不及。然他那诗中透着蹊跷,好似看穿我的身份,故意为之。”

长孙无垢和李世民听完,对视一眼,眸子里都带着不解。

“陛下,听兰陵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怪异的很。”

整件事在长孙无垢看来,根本不像一个巧合。

皇室公主生在深宫,长在深宫,往往在出阁前不为普通人所知。

宗秀一个武威郡乡绅之子,刚到长安,又是如何得知‘兰陵’身份?

莫非有人故意设计?

长孙无垢爱女心切,自然什么都往坏处想。

李世民眉头微皱,古之帝王疑心是通病,尤其是宗秀那首诗,太诡异。

对仗工整、脍炙人口,还特意开头点了‘兰陵’二字,会是巧合吗?

三国时期曹植七步成诗已是佳话,宗秀张口便来,若非大才,便是大奸。

李世民思来想去想不明白,随即拍了拍手:“来人,着内卫将宗秀踏入长安后的资料调来。”

“是。”

门外的太监应了个诺,匆匆离去。

不过一会,就有小太监抱着一堆册页走了进来。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一人拿起一本观看,越看表情越古怪。

李世民看完又好气又好笑:“还真是个粗坯!”

长孙无垢肃穆道:“他倒也是个聪明人,知进退,有所守,面对卢公的厚礼不为所动,若非君子,便是有所图谋的贼子。陛下,卢公已经出手,我们是不是也要点拨一下?”

李世民哈哈笑道:“无妨,无妨,知节的心性朕还是了解的。”

兰陵好奇的拿起册页,只看了一眼,便俏脸绯红:“呸呸呸,什么才子,还不是个登徒子。”

册页的第一页记载的便是:宗秀随卢国公之子程怀亮夜入易凤阁……

兰陵骂完,又往后看。

内卫的办事效率极高,连宗秀在卢国公府拒收重礼的事情都记了上去,可见老李对群臣的监控之严。

兰陵公主看到最后,大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不知在算计什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皇宫中老李一家人谈论着宗秀的事,卢国公府这边,宗秀和程咬金喝了个酩酊大醉。

原本宗秀是不打算喝酒的,可架不住程咬金会劝啊。

一杯又一杯的酒水下肚,宗秀喝嗨了。

待到酒罢,酒精上头的宗秀意气陡升,谢绝程咬金的挽留,迈着四方步,飘飘乎出了程府。

夜晚的长安城,依旧灯火通明。

宗秀迈着小醉步,哼着后世的歌曲,一晃三摇的走着。也不知怎的,走着走着,就走到易凤阁门口。

看着挂满灯笼的易凤阁,听着里面的莺声燕舞,宗秀捏着戏腔:“嘿嘿,青楼!待小爷进去杀她个人仰马翻!”

醉酒的宗秀彻底放浪形骸,咋呼呼的往里走。

两旁的龟奴见宗秀衣着寒酸,不禁面带鄙夷:“喂,酒鬼,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咋!他们来的,我凭什么来不得?”

宗秀指着鱼贯而入的客人问道。

龟奴带着不耐烦,催促道:“去去去,你这酒鬼若再不走,便打你出去。”

宗秀大怒:“张开你的狗眼看看,我可是卢国公刚认的干弟弟,程怀亮的师父!”

“哈哈,你要是卢公的弟弟,我还是魏相哩。”

龟奴放声大笑。

宗秀一把拉住龟奴的衣襟,吼道:“咋,你不信?要不和我去卢公府对质?昨个我还和程怀亮一起来的,程怀亮那小子是不是和你们说过,以后但凡我来消费,账都记在他头上?”

醉酒的宗秀和平时判若两人。

那个被他拽着衣襟的龟奴也来了火气:“你说是就是了吗?我怎不知!”

“吆,翻脸不认人是吗?”

宗秀大声嚷嚷着,门口的客人纷纷看了过来。

倒是宗秀误会了。

易凤阁作为长安城最大的青楼,门口迎客的龟奴歌姬又岂会少?昨天值守的并非这俩人,自然不认识他。

“醉鬼,给我撒手!再不撒手,我可揍你了!”

两个龟奴见宗秀扰了楼内客人的雅兴,直接夹住宗秀就要往外扔。

刚拖到台阶下,迎面走来三人。

两个精壮的汉子护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

宗秀还在大声嚷嚷:“我可是卢公刚认的弟弟,程怀亮的师父。你们敢不让我进去,明个我就让老哥哥平了你们的易凤阁。”

“慢!”

李靖听到‘卢公’二字,忽然叫住龟奴。

龟奴认出李靖,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卫公大人,这酒鬼来易凤阁闹事,冲撞了您,我这就把他带走。”

李靖指着宗秀道:“放开他。”

“是,是。”

易凤阁虽有皇家背景,可龟奴们也清楚李靖这级别的人物他们开罪不起,急忙松开宗秀。

宗秀‘噗通’一声坐在地上,酒劲上来了,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

李靖上下打量着宗秀,忽然问道:“你可是国子监新来的算学助教宗秀?”

宗秀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一眼,见来人不认识,道:“是我,我老哥哥是程咬金,怕了没?”

李靖乐了:“嘿嘿,也就老程那家伙能干出这事。”

宗秀不耐烦道:“你谁啊?到底让不让我进去?再不让我进去,我就喊我老哥哥来了!”

李靖不禁皱眉,面带不喜。

他刚从大明宫出来,和李世民谈正事期间,没少听长孙冲、魏征、房玄龄、尉迟敬德等人提及‘宗秀’这个名字,便打听了几句。

武将出身的李靖在没见到宗秀前,对创出数字的人才还是很佩服的。

可真见了本人,听宗秀张口闭口喊程咬金来,一副仗势欺人的架势,不禁心生不屑,冷笑道:“要喊知节来是吗?那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李靖在易凤阁等他。”

“李靖?卫公?”宗秀醉眼朦胧的盯着李靖,嘀咕道:“你不是代天子巡查诸道了吗?咋有空逛窑子?”

这话一出,李靖脸色大变:“你……”

刚说了一个字,李靖复又收声,冷着脸对随行的左右护卫道:“带上他跟我进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