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见长孙冲、魏书玉、秦怀道等人都开口称宗秀为‘夫子’,柴令武的脸色更差了。

他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柴令武咬牙道:“我承认你才思敏捷,精与算术,可你想靠一个浪费时间的算术让我心服,绝无可能。”

宗秀打了个哈欠,道:“咋?之前不还说是几文钱的小账吗?现在怎么就变成浪费时间的算术了?”

孔颖达急忙做起和事佬:“宗助教,这天也不早了,不如你就与他们讲讲刚才那题的逻辑规律。”

大唐年间,算学位列六学之末,当下文人最推崇的还是诗词文章,经史子集。

然而文人推崇经史子集,诗词歌赋,却不代表他们就不用学算术。

尤其是官员,都要有一定的算学基础,若是算学差的,上任之前还要专门培训一段时间。

不然连个税收账簿都看不懂,又如何做好一方父母官。

秦怀道、魏书玉两个更是齐声道:“还请夫子不吝赐教。”

宗秀没有立刻答应,反而直勾勾的看着柴令武。

“柴大公子,不如我们打个赌!”

“你要赌什么?”

柴令武冷冷的问道。

“就赌我不用算筹,便能算出刚才那题答案如何?”

柴令武怒道:“题是你出的,答案你必然知道,这算什么对赌?”

来了!

和自己想的一样。

宗秀要的就是这样。

只有柴令武说出类似的话,他才好进行下一步的立威。

“哈哈,那便换个赌法。赌我能在一炷香内,教会你们如何不用算筹,解出那题答案。”

“放心,我不会直接告诉你们答案,只告诉你们其中的规律!若按我的方法解不出来,便算我输如何?”

宗秀大声狂笑。

秦怀道、长孙冲、魏书玉、房遗爱、杜勾等人尽是大惊。

刚才那题有多难,他们领教过。

整整两个时辰,最擅长算学的魏书玉也只算到了一个月的总和,便已是天文数字。

现在宗秀竟口出狂言,说在一炷香内,教会他们解法,还不用算筹。

做梦的吧!

几个小国公都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宗秀。

孔颖达也不例外。

他和这些刚入国子监没几年的小国公不同,作为当世大儒,孔颖达算学的造诣也很高。

像一般的算学,不用算筹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可刚才那题……

孔颖达沉声说道:“宗助教,你所言当真?”

宗秀道:“真的不能在真!区区等比例求和,有何难度。”

“好!若你真能在一炷香内,教会诸位公子解题之法,我定亲自上折,为你请赏!”

孔颖达说完,走向下方的书案,坐在蒲团之上,像一个老童生似得仰着脸,等待宗秀开讲。

“笔来!”

宗秀大喝一声。

下面的六个书童你看我,我看你,都没动。

宗秀:……

他就想耍个帅,竟然还失败了。

秦怀道急忙抢过自家书童背的书筐,取出狼毫,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魏书玉也不甘落后,端着砚台走到书案边,道:“夫子,我为你磨墨。”

“呵呵,还算有点学生的样子。”

宗秀拿过狼毫笔,沾了沾墨水,在秦怀道铺开的宣纸上挥毫泼墨,一通狂写。

秦怀道和魏书玉站在宗秀旁边,见纸上的字符诡异,都看的一头雾水。

“好了!”

宗秀写完,甩手丢掉毛笔,指着写满字的白纸道:“你们两个,拿起来撑好了。”

“是,夫子。”

秦怀道和魏书玉分别拎着白纸的两边,当起了临时黑板架。

孔颖达眉头微皱:“宗助教,这些符号是……”

被孔颖达一问,宗秀才想起来他写的是后世的数字,也就是古印度人发明的阿拉伯数字。

且不说这个时期的阿拉伯数字还是最初的简化版,尚未传入大唐。就算传进来,他写的公式也无人知晓。

宗秀轻咳两声,掩饰着心中的尴尬,厚着脸皮道:“这是我自创的一些符号,用来代替繁琐的文字书写,方便计算。”

“自创的?”孔颖达先是一惊,随后问道:“可用否?”

“当然能用,而且还很准确!”

宗秀将阿拉伯数字从0到9简述一边后,又把后面进位法简单的说了两句,所有人的脸都变了,看向宗秀的眼神充满震惊。

以弱冠之年,自创出一种代替文字书写的数字,还经得住推敲,这等惊才绝艳之人,堪比仓颉。

尤其是孔颖达,一双眼睛散发着精光,喘息也变的粗重起来。

学问到了孔颖达这份上,看东西的境界自然比普通人要高。他已经看到这种书写简单,易学易懂的数字符号问世,会给整个大唐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秦怀道、魏书玉两人更是小心翼翼的拎着宣纸的两边,好似上面有什么稀世珍宝似得。

房遗爱、杜勾、长孙冲看向宗秀的目光更加炽热。

连最傲气的柴令武,眼神中也带着妒意。

牛吹过了,宗秀也有点不好意思。

“只是些雕虫小技罢了,难等大雅之堂。我先讲下刚才的解题之法。”

宗秀指着写满公式的白纸,用转移话题的方式来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就拿前七天的数举例,阐述规则,能不能听懂,就看你们自己。”

“这是一个简单的等比数列求和公式。”

“注意看这里,1、2、4、8、16、32、64。你们注意到其中的规律没有?”

长孙冲抢答道:“后一天都是前一天的两倍。”

“不错。”

宗秀点了点头。

“就像这题,我们以1为首数,后一位数都是前一个数的两倍,那么等数是2。我们要想算出第七天的数,只需用首数1,乘等数2的7减1次方。”

“2的6次方,为六十四,”

“至于求和,那更简单了。在等倍数下,只需用后一位的数,减首数,就是之前所有数之和。”

“拿前七天举例,我们若想算出前七天的和,完全不用一个个相加那么麻烦,只需求出第八天的数字,也就是2的7次方,得出128。用这个数减去首数1,便能得出前七天的和,为127。”

“以此类推,要解出刚才那题,只需算出366天的数,减去1,便是三百六十五天的总和。”

“当然了,我出题的时候也过分了些。2的366的次方数字巨大,已超亿兆。”

“不过2的366次方还是能算出的,我们只需将366拆解成……”

宗秀为防柴令武等人听不懂,直接把【等比例求和】公式彻底简化,更把开平方的理论简述几句。

饶是如此,等宗秀讲完天都黑了,凉亭中也点起了灯笼。

然不管是孔颖达,还是房遗爱、魏书玉、杜勾等六个小国公,甚至他们的书童,都听的如痴如醉。

正所谓一通百通,算学之中东西,其实很简单,只要明白其中的规律,什么难题都迎刃而解。

宗秀一口气把‘阿拉伯数字’、‘简化了的【等比例求和】公式’、‘后世的加减乘除’一一讲完,只觉得口干舌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