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渼陂湖是由长安城能工巧匠‘引城外八水、化城内五渠’汇聚而成,湖面宽广,很是辽阔。

宗秀游到岸边,夜色已浓,浑身湿漉漉的衣衫让他很不舒服,却也没的更换。

“哎,既来之则安之。国子监算学助教?哈哈,没想到我还有当老师的一天。”

宗秀自嘲了一句。

就像船夫说的那样,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是武威郡人士,家境殷实。

奈何羌族贼寇入侵,不仅满门被灭,家产不是被抢,就是被烧。好在他杀敌有功,平日里在家乡也有几分才名,养好伤后,就被武威郡太守举荐到国子监任算学助教。

算学在国子监内六学之中,属于末等,算计助教也只是个从九品下的小吏。

可在小也是官啊!

而且还是在国子监内任教,接触的不是朝廷大员,就是朝廷大员的子孙,只要找准大腿死劲抱住,前途没得跑。

宗秀脱下长衫拧了一把水,又把包袱斜跨在肩上,大咧咧的向长安城走去。

大唐初期的长安城雄伟壮阔,街道南北东西交错纵横,呈棋盘对称之局。

当宗秀踏入朱雀大街,看着宽阔的街道,震惊的直吸溜:“乖乖,这也太宽了吧。”

朱雀大街南北纵横,贯穿整个长安城,为全城的主干道。

地面是将泥土和沙子相混夯实,再铺上细沙,具有晴天不扬尘,雨天不粘泥的作用。

在道路两侧还有宽3米的排水沟和行道树。

宗秀目测了一下,整个街道宽约150米,忍不住吐槽道:“这TM最少60车道宽的超级公路,是要跑航母吗?”

就在宗秀震惊与朱雀大街之宽广的时候,街那头忽然传来整齐有序的脚步声。

脚步声厚重,由远而近。

宗秀抬头一看,见是一队身穿金色甲胄,手拿长枪,背搭硬弓的卫兵,当先领头的是个白袍小将,骑着高头大马,提着一杆开山斧,很是威风。

宗秀看到白袍小将的时候,白袍小将也看到了他。

“就是他!上,抓活的!”

白袍小将瞧见宗秀,猛地大喝一声,双腿一磕马肚,骏马疾驰而至。

后面的卫兵也纷纷持枪的持枪,弯弓搭箭的搭箭,不等宗秀反应过来,便已将他团团围住。

生平头一次被人用大斧长枪、强弓硬弩指着,宗秀吓的腿肚子打颤:“将军,这……这是何意?”

巡城将官也不解释,着两个卫兵一左一右架住宗秀,还有一个卫兵夺过包袱搜查。

“小将军,发现一封信。”

搜查包袱的卫兵举着信走到马前,双手恭恭敬敬的递上。

白袍小将撕开火漆,抽出信笺。

虽然信在渼陂湖中浸泡过,字迹模糊,却也能看到大致内容。

“你是宗秀?国子监新来的算学助教?”

白袍小将看完信,古怪的盯着宗秀,两眼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什么。

宗秀急忙点头:“是我,是我。我初到长安,不知所犯何罪,还请将军示下。”

白袍小将不答反问:“你说你是宗秀,可有碟件路引为证?”

碟件是类似现在身份证一样的东西。

在古代,没有碟件,就像没户口的黑户。

而路引就更重要了。

古时候不像现在,大多数没路引的人终其一生都没走出过家乡附近一百里的地方。

路引等同通行证,没有路引,你去隔壁城市走个亲戚,都会被治罪。

宗秀连忙点头:“有有,就在包袱里。”

搜查包袱的卫兵又是一阵翻。

等邹巴巴的碟件交到白袍小将手里,确认无误后,白袍小将忽然翻身下马,对周围的卫兵肃穆道:“此人干系重大,我要亲自押送,你们继续巡逻。”

拿包袱的卫兵急道:“小将军……”

白袍小将两眼一瞪:“咋,没听到我说的话吗!继续巡逻!”

见白袍小将发怒,随行的卫兵才继续沿着朱雀大街巡逻。

宗秀脑子里一片空白:“完了,完了,干系重大,亲自押送?难道这身体的主人还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等巡城的神武军卫兵走远,白袍小将就像川剧变脸似得,露出个笑脸,道:“原来是宗助教,看来真是搞错了。这里说话不方便,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宗秀心生绝望:这是要送我去大牢啊。

白袍小将可不知道宗秀在想什么,伸手拉着宗秀的胳膊,马也不要了,找准一条略小的街道钻了进去,边走边说。

“宗助教,你初来长安有所不知,长安城乃天子脚下,达官显贵如过江之鲫,凤子龙孙随处可见。却不是什么人都能看,什么话都能说的。你这次算运气好,遇上了我,如若不然,小命休矣。”

宗秀听的一头雾水,下意识的问道:“所以,是我冲撞了什么人吗?”

白袍小将也不解释,只道:“不可说,不可说,切记祸从口出。若非你多言,那人又岂会让我来抓你回去刑讯!”

“刑讯?”

“自然是!不过现已确定了你的身份,这刑讯就免了吧。”

白袍小将说完,哈哈一笑。

“许是他们多虑了。”

宗秀瞬间明悟,敢情遣白袍小将来抓他的人便是那船中女子。

他从穿越过来,就在渼陂湖上和一个船夫,一个女子聊过几句话,念过一首诗。诗刚念完,对方就变脸,又匆匆忙忙的离开,还说他知道了什么名字!绝壁是把他当刺客了,这才让白袍小将来抓他。

“靠,让你多嘴!文抄一时爽,事后火葬场!”宗秀小声嘀咕着,默默发誓以后打死也不臭显摆。

白袍小将拉着宗秀继续前行:“刚才那些随侍卫兵在身边,我也不好说话。”

“他们都是我家老头子安排的亲卫,平日里我在外面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汇报给老头子听。着我抓你的人身份又极为高贵,若老头子知道我为了一己之私不尊那人之令,定不饶我。”

“现在我救你一命,你欠我个恩情,要还的!”

“来,来,前面不远就到了。”

白袍小将很是自来熟,说的滔滔不绝,最后在一处屋檐下挂满红灯笼的木楼前停下,才闭上嘴巴。

三层的木楼做工极其考究,雕梁画栋,刷着红油。

大门口,往来宾客络绎不绝;木楼内,丝竹之音不绝入耳。

正门上高悬一块金漆牌匾,上书——【易凤阁】三个大字。

白袍小将指着易凤阁哈哈大笑:“宗助教,你看此地如何,可否满意?”

青楼?

宗秀闻着空气中的胭脂味,心里也是痒痒:好不容易穿越了,到青楼长长姿势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呸呸呸,是长长见识。

不过……

宗秀瞟了瞟身穿甲胄、背披白袍的小将,心中警惕:这是试探我,还是带我来挨打的?你这一身进去真的好吗?

宗秀认定白袍小将是钓鱼式执法,当下摇头拒绝:“小将军,有什么话你直说吧。在下一介书生,虽称不上德才兼备,却也知君子之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此等烟花勾栏之地,我不屑也。”

白袍小将两眼一翻:“咋,就你是君子?我可告诉你,易凤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往来此地的,不是达官显贵、便是王公贵胄,论品行都称得上翩翩君子。”

“那我都更不能进去了。”

宗秀依旧认为白袍小将在试探他。

白袍小将怒了,拉着宗秀往里走:“你给我进来吧。”

“我不去啊~我不去啊~”

宗秀一边大叫,一边迈开双腿紧跟着白袍小将往里走。

在宗秀‘歇斯底里’的拒绝声中,两人到了易凤阁门口。左右迎客的龟奴急忙上前,一脸谄媚的叫道:“吆,这不是程公子吗?”

另一个龟奴高声唱诺:“程公子到,贵客两位。”

声音刚落,门后转出两个衣着靓丽的女子,脸上堆着笑迎了出来:“哎呀,程公子,您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人家想死你了。”

白袍小将嘿嘿一笑,道:“去雅间。”

“好嘞,您的房间一直给您留着呢。”

两个风尘女子引着白袍小将和宗秀往二楼雅间走去,一路上都是莺歌燕舞的声音,还有鱼龙混杂的商贾官宦寻欢作乐,一个个都是浑身酒气,笑声不绝。

到了房间,里面早摆好了酒水,还有一些糕点和干果类的零食。俩女子又围着白袍小将道:“程公子,今个想叫谁服侍你啊。”

“要不你就留下我们姐妹吧。”

两女子嬉笑讨好,芊芊玉手也用上勾人心弦的技法,撩拨着白袍小将和宗秀。

宗秀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只感觉神魂飘飘,直想点头。

白袍小将却久经阵仗,摆手拒绝道:“乖,先出去等我,待我忙完就叫你们进来。”

“嘻嘻,那程公子可别忘了。”

俩女子常年混迹风尘,深蕴察言观色之道,径直走了出去,又随手关上门。

白袍小将把宗秀按在椅子上坐好,又端起酒壶给宗秀倒了一杯酒,才道:“宗助教,请!”

宗秀不安道:“咱们初次见面,有人命你来抓我,你不把我拉进大牢治罪,反带到这里,到底意欲何为。就不怕那令你抓我之人问责与你?”

“嘿嘿,我有求与你,可不敢治你的罪。而且那人也只是怀疑,现在你的身份已然证实,届时我随便找个由头便能搪塞过去。”

白袍小将说完,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其实我也是国子监的学生,按规矩还要尊你一声夫子哩。”

“额……你是国子监的学生?”

宗秀指着白袍小将的甲胄,难道现在大唐的学生都能当将军了吗?

白袍小将解释道:“忘了介绍,我叫程怀亮,乃卢国公之子,现任神武军巡城偏将,正四品的壮武将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