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贞观八年

听书 - 夫子很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是夜。

长安城上空明月高悬,渼陂湖中波光粼粼。虽是炎热的夏季,湖面上的微风却带着阵阵凉意。

在湖心岛的小码头旁,宗秀穿着青色麻布长袍,背着灰色小包袱,呆呆看着水中的倒影。

倒影在湖水中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谈不上伟岸俊秀,却也挺耐看。

然而——那不是他熟悉的脸!

宗秀盯着水中的倒影,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是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叫宗秀,从后世而来。

而身体主人的记忆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现在是大唐贞观八年。

一个大嘴巴子下去,宗秀疼的直吸溜,水中的倒影依旧。

宗秀看了看波光粼粼的渼陂湖,把心一横:“《盗梦空间》里莱昂纳多说过,陷入深层梦境后,受到巨大爆炸、高空坠落、深度刺激就能醒来。妈的,豁出去了!”

下定决心的宗秀后退数步,一咬牙一闭眼,助跑着奔向湖中。

‘噗通’

巨大的水花溅起。

一百多斤的肉砸到水中声音极响,尤其是寂静的夜晚,传的更远。

落水之音惊动不远处游荡在湖面上的乌蓬船,船内传出女子好奇的声音:“赵叔,外面发生何事?”

船头手拿竹竿的中年人瞟了一眼宗秀落水的地方,不咸不淡的说道:“有人想不开,跳水了。”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宗秀,以为是刺客,也在暗中防备,没想到竟是个寻死的年轻人。

女子急道:“那还不快救人。”

“是。”

撑船的中年人手中竹竿往水里一扎,小船疾驰而去。

等赶到宗秀落水的地方,中年男子正待抡起竹竿救人,就见刚才跳水的少年和大王八似得——游的正欢,瞬间警惕起来。

“赵叔,怎么还不救人?”女子透过帘子,见船夫没有动静,开口催促。

正划水的宗秀听到有女人的声音,急忙高呼:“不用救,不用救,我就是太热了,下水凉快凉快。”

其实小船过来的时候,宗秀就看到了。他本是一心求死,希望结束这个噩梦。

奈何自身游泳技术实在太好,一个会水的人只要不是被绑住双手双脚,即便主动跳水寻死,求生的欲望都会让他自然而然的游起来。

现在求死没死成,还被人当成寻短见,宗秀很是窘迫。

“凉快凉快?”

船舱内的女子闻言微愣,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恰逢清风袭来,船舱上悬挂的布帘卷动,露出清秀的面容。

女子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淡紫色的长裙,半靠在舱内。旁边还摆着一张精致的小方桌,桌上有三四碟精致的小菜,一个白玉状的小瓶子,透着酒香。

正划水的宗秀瞧了一眼,下意识的说道:“人间无此殊丽,非妖既狐。”

“大胆!敢对我家小姐不敬!”

船夫扬起手中的竹竿就要打。

女子咯咯发笑:“赵叔勿要动手。这话好听的紧,乍一听像是在骂我,却是夸我美丽呢。”

女子起身猫着腰走到船头,抿嘴笑道:“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宗秀双臂舒展,有节奏的拍着水面,两腿在水中一上一下的蹬着,以踩水的方式浮在水面上,学着古人说话的方式,应道:“不敢当,在下宗秀,武威郡人士,初来长安,不懂规矩还请见谅则个。”

“宗秀?你就是武威郡的宗秀?”船夫看稀奇似得盯着宗秀。

女子好奇道:“赵叔,你听过他?”

船夫道:“听过一耳朵,据说去年有小股羌族贼寇入侵武威郡,烧杀抢掠。宗家是本地乡绅,被灭了满门。他持剑抵抗,毙六贼、中二十七刀……”

“嘶……二十七刀还能活命,真是福大命大。”女子小嘴微张,面带震惊。

船夫继续道:“还不是因为最后府兵赶到,救下了他,若不然这小子早挺尸了。据说养了半年的伤,错过春闱大考。不过这家伙倒也因祸得福,武威郡太守念他素有才名,又杀敌有功,特举荐他到国子监任算学助教一职。”

说完,船夫盯着宗秀问道:“你不到国子监报道,为何在此地做出此等有辱斯文之举?”

宗秀:“……”

女子也好奇的看向宗秀,她也晓得国子监是何地。

算学助教虽不是什么大官,却也是个【从九品下】,有官衔在身。按理说官员在外,一举一动都要谨言慎行,这夜色刚起就跳湖戏水,还真说不过去。

宗秀踩水累了,游到船头扒拉着船板,‘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我今日刚到长安,还未到国子监报道。”

船夫道:“这不是你有辱斯文的理由!”

宗秀不乐意了,怼道:“怎么就有辱斯文了?君子坦荡荡,率性而活。大热天的我下水游个泳怎么了?”

女子呸了一口,道:“好一张利嘴,真会强词夺理。”

宗秀嘿嘿发笑。

女子问道:“我且问你,刚才那两句话是你自己由心而发,还是从别人那听来的?”

“哪两句?”宗秀问道。

船夫道:“自然是对我家小姐不敬的那两句。”

宗秀翻了个白眼:“没文化就是没文化,你家小姐都听出来那是夸她漂亮,咋到你这就成不敬了?”

“你!”船夫手中竹竿又是一扬。

宗秀急忙叫道:“我那是见姑娘貌美,由心而发。”

好吧,他说了谎。

‘人间无此殊丽,非妖既狐’这明明是蒲松龄的话。可宗秀管不着,现在蒲松龄的十八代祖宗都没出生,他做一回文抄公谁知道?

女子面色一喜,随后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满脸狡黠的说道:“嘻嘻,你那两句话虽是夸我漂亮,却拿妖精狐媚子比喻,着实不敬。”

“……”宗秀无语道:“你想怎么着?”

女子道:“除非你现在作诗一首,让我相信你真有才学。如若不然,定要治你个不敬之罪。”

船夫紧了紧手中的竹竿,虎目圆瞪,像是随时准备打。

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宗公子,你能被武威郡太守举荐到国子监任教,想必有几分学问,作首诗应该难不住你吧。”

难不住?

你这是要难死我啊!

宗秀面色犯难,他现在已经相信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前世也看过不少网络小说,打心底而言他是不想做文抄公的。

可船夫的竹竿已经蠢蠢欲动,若不能作首诗出来,怕是真要挨打。

宗秀泡在冰冷的湖水中,急的满头大汗,无意中看到船舱内的小方桌,上面的玉瓶、玉碗,还有阵阵酒香,瞬间计上心头。

“哈哈,姑娘若要听诗,那再简单不过了。只是我这诗可不白听。”

船夫怒道:“咋,还敢和我家小姐讨价还价。”

宗秀指了指船舱,道:“我都在水里泡大半天了,姑娘可否赏口酒喝,让我暖暖身子,也好给你吟诗。”

“大胆!”船夫大怒,宗秀不知道女子的身份,他可清楚的很。

小姐的杯子,是人随便用的嘛?

女子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赵叔,给他杯酒。”

小姐都发话了,船夫心不甘情不愿的钻进船舱,不过一会,端了一盏酒出来。

“给你!”船夫强压着怒火,将酒杯递给宗秀。

翡翠雕琢的酒杯温润细腻,淡黄色的酒水虽不如后世白酒纯净,却带着异样的清香。

宗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学着电视剧中的古人,豪放的一摔杯子。

翡翠杯在湖面上打了个水漂,旋转着沉入渼陂湖中。

女子心疼的叫道:“哎呀,我最喜欢的杯子。”

船夫又抬起了竹竿,不等竹竿打下,宗秀已大声吟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一诗作罢,宗秀扒拉着船板,双眼紧闭,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像是陶醉其中。

好吧,他是在等掌声。

然而等了好一会,不见有动静,宗秀悄悄睁开眼,就见船夫和少女皆是脸色冰冷,看向他的眼神带着警惕和质疑。

什么情况?难道有人比我先来一步,把诗仙的《客中行》创出来了?

宗秀试探的问道:“我,我这算是合格了吧。”

“好贼子,你藏的够深啊!”船夫咬牙切齿的的看着宗秀。

女子拦下要打宗秀的船夫,冷着脸道:“赵叔,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

“是,小姐。”

船夫手中竹竿一刺一挑,扒拉着船板休息的宗秀就被挑落回水中。

小船破开湖水,荡向岸边。

宗秀扑腾着水,高声叫道:“喂喂,就算要走,也帮我带到岸边啊。这大半夜的,没船啊。”

“呵呵,你不是嫌热游水吗?那就自己游回去,刚好凉快凉快。”船夫冷笑。

“那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姑娘……”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女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冷漠中带着讥讽:“若你真有本事再见到我,记得还我的杯子。”

“我知道个鬼啊。”宗秀气呼呼的向岸边游去:“就没见过这么小气的人。说翻脸就翻脸,长的好看了不起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