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妖孽毒妃之王爷束手就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是哪?”

秦蕾儿努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环顾了四周。

一间破败的房子,四处漏风,屋顶还滴答滴答漏着雨,房间里的陈设少得可怜,除了一张简易的桌子,衣柜,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

明明是白天,四周却异常安静,除了雨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秦蕾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突然在桌子上的铜镜里看到了床上还有一个男人。

那人躺在她的身旁,一动不动。

冷汗瞬时就冒了出来。

作为一个先天五感极其敏锐的风水大师,此刻她明显感觉到身边的这个男人,早已停止了呼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秦蕾儿多想,一阵喧闹就打破了小院所有的寂静。

“这边有些动静,兴许姐姐怯生是藏在这儿了。”

房门被人打开,映入秦蕾儿眼中的是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来人一身华服,头上步摇随着走动轻轻摇摆着,煞是好看。

秦蕾儿一看到这女子心头就不由得泛起一丝厌烦。

另一个身着锦袍头戴玉冠的男子站在门外满脸嫌弃的和她对望。

“本王原以为你只是模样生的丑,但品行还算端正,念在秦家对朝廷忠心耿耿的份上,本王还是愿意娶你回家好好待你!”

男子连门都不愿意踏一步,只站在门口处语气狠厉道,“没想到你竟做出让本王与秦家都蒙羞之事!今日,便是秦将军在此,本王也不能容你!”

男子恶毒的话语跟他的形象完全不符。

秦蕾儿觉得她应该对他十分熟悉,但脑子一片混乱,什么都想不起来。

“姐姐,都怪妹妹没有看好你,害你酿成大错,不仅偷奸,还,还误杀了奸夫,”一个同秦蕾儿一般年纪的女子拿着手帕拭着眼角的泪珠,轻声呜咽道,“今日之事,妹妹也无颜求情了。还望在场诸位莫要将此事传扬出去,以免让我姐姐死后不得安息。”

在场之人纷纷应和。

“秦蕾儿生性呃与人私通,怕事迹败露被人发现残害人命,按律法当就地处斩!本王与其婚约解除,念在秦将军忠心为国多年的份上,将其沉湖保秦家颜面。”男子顿了顿,“来人,将秦蕾儿拖下去!”

一语说完,来了三四个小厮准备抓秦蕾儿。

秦蕾儿虽然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但这些人的敌意却让她清楚的明白当前的处境不妙!

她猛力挣脱了小厮的手,使出了她在二十一世纪的格斗技巧,与众人拉扯反抗着。

突然被一个小厮用力一推,脑袋当即就磕在了床沿边。

原本混沌的脑子突然一阵清明。

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全都冒了出来。

原身叫秦蕾儿,父亲是大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已经多年未归。

原主因为相貌生得丑陋的缘故,向来懦弱胆怯,不敢同继母和妹妹争辩计较,一直都备受欺辱。如今,继母同妹妹秦穆儿竟是连她的命都容不下了。

亲口说要把她沉湖的是原主的未婚夫苍月国的四皇子林逸泽。他同秦穆儿有染,想同她解除婚约迎娶秦穆儿,特意设下今日之事。

秦蕾儿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理清楚了。

好一个灰姑娘的故事!

她在心里冷笑,既然她如今代替了原主,自然不会任由旁人欺辱。便是往日之仇,她也会按照因果循环的天理,替原主一一讨回公道。

众人看秦蕾儿磕了一下之后就躺在地上毫无反应,一时也不敢再上前。

秦穆儿和林逸泽则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一向懦弱的秦蕾儿敢反抗,他们本是想把这事秘呃理,不想闹大。

毕竟这陷害过于拙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秦蕾儿必定是假装昏迷,想逃脱罪责!”林逸泽指挥者身边的小厮,喝道,“还不赶紧将人带走沉湖?”

“等等!”

秦蕾儿捂着额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嘶了一声道,“我做错了何事要被沉湖?”

破旧的衣服挂在她的身上,空荡荡的袍子,显得她极其的瘦弱,裸露出来的肌肤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分外的蜡黄无关,但她的一双眼睛却亮的可怕。

“姐姐,你何必自寻其辱?”秦穆儿叹了一口气,“你的奸夫还躺在那……”

“奸夫?此人一开始就死了,”秦蕾儿冷哼一声,目光在林逸泽和秦穆儿的脸上逡巡,淡淡道,“是被硬塞到我身边的。”

一语激起千层浪。

秦穆儿一下慌了神,这废物怎么会知道?

“姐姐是看死无对证不承认了?”

“并非死无对证。”秦蕾儿勾了勾唇缓缓道,“此人浑身衣服整齐干净,你们瞧瞧这床铺,灰尘四起,倘若这男人真同我私通,为何他的衣服不乱不脏?”

秦穆儿心头一慌,“这不能说明什么……”

秦穆儿懒得搭理她,继续道,“此人身材魁梧,虎口处有经常用剑才形成的茧,一看便知是个练家子。我一个弱女子,能杀得了他?再说了,他尸身僵硬冰冷,明显是死去几个时辰以上,若是我真的杀了他,几个时辰的时间不去毁尸灭迹,特意放在身边等着被你们抓奸?”

不少人听了秦蕾儿的话都不由得暗自点头,便是赞同。

秦蕾儿无视秦穆儿越来越惨白的脸,继续道,“还有这衣服乃是宫里特有的‘夜光锦’。传闻一匹之价不下百金。”

她看着林逸泽,缓缓笑了:“听说四皇子曾令人大量裁制制成衣物赏赐给了手下的护卫死士!”

“就算如此,你与这尸体相处一夜,哪里还有什么清白可言?”

蠢货!

林逸泽心里暗骂了一句。

秦穆儿这话便相当于承认是他派了死士陷害秦蕾儿!

林逸泽已经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看他的目光变了样。

秦蕾儿含笑慢慢走了过来,突然猛地抓住秦穆儿的手,将她往那尸体身上一推。

“啊!”随着一声惨叫,秦穆儿趴在了那尸体身上。

“既然我跟这尸体相处一夜不清白了,那妹妹刚刚趴在尸体身上,也是不清白了。既然要沉湖,她也逃不了!”

“不,不要,逸哥哥,我不要浸猪笼!”

秦穆儿慌忙从那尸体身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林逸泽身边跑去。

林逸泽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秦蕾儿竟然陡然间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不但破了他的设计,还要拉着秦穆儿一起死。

此事不能再这般继续下去!

“好,本王倒是不知你这般的能言善辩,”林逸泽的眸子里闪动着阴冷的光亮,“今日之事也好解决,滴血验证你是不是处子即可!”

无论是哪个朝代,贞洁对女子来说都是最重要。如果一个女子在婚前已经失去贞洁,那么不仅是这个女子,连同她身后的家族都会受到众人指点议论。

林逸泽这样做分明是不把秦穆儿考虑在内。

假如秦蕾儿今日真验证出不是处子,那么整个秦府的家教都会被众人议论,首当其冲的就是暂时掌管秦府事务的东方月,秦蕾儿的继母,再次就是东方月的亲生女儿秦穆儿。

秦蕾儿听到林逸泽的话,嗤笑一声,看来这林逸泽真的没有将她的妹妹放在心上,偏偏秦蕾儿还是一副深情的模样,真是叫人可怜!

“既然要验,那就验吧。”

秦蕾儿一脸的无所谓。

这具身子是不是处子,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林逸泽眼里浮现一丝得逞的笑,就算秦蕾儿真是处子,他也有办法让秦蕾儿“贞洁不在”。

小厮端上来一盆水,秦蕾儿直接咬破手指,滴在了水里。

处子的血滴落在水中,会凝聚不散,反之则会散开。

众人目不转睛盯着盆里的血,

只见,盆中的血慢慢的散了开来。

林逸泽和秦穆儿在旁边差点没有笑出声。

“果然不是处子,还要狡辩!”

“伤风败俗啊!”

“是啊,早就应该沉湖了,还让她狡辩半天!”

“指不定这男人就是她杀的,还诬陷给四皇子!”

众口纷纭,纷纷指责秦蕾儿,只有她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来人,将秦穆儿绑了沉湖!”

林逸泽舒了一口气,随口吩咐着身边的护卫。

突然!

秦蕾儿动了!

她抓住秦穆儿的手用力咬了一下。

林逸泽心里暗道不好,想去阻止秦蕾儿的行为,但是已经晚了。

秦穆儿的血已经滴在了盆里。

秦穆儿脸色苍白,骇得浑身发颤。

秦蕾儿嗤笑一声,清了清嗓子,“大家快来看看啊,我的妹妹秦穆儿的血滴进去也散了呢!”

她顿了顿,用手指着秦穆儿和林逸泽,“我最近瞧着妹妹同四皇子走的挺近的,夜深时分还时常见面。妹妹,你不会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吧?”

众人都忍不住议论起来,言语都是偏向秦蕾儿,怀疑秦穆儿和四皇子有瓜葛。

“混账!”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匆匆赶了过来,张口便骂,“一个大家闺秀岂能说出此等不要脸的话来?都怪我平日对你太过娇惯,让你如今越发的不知分寸,连自己的亲妹都要攀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