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毕竟我只是一条狗

听书 - 上吧哮天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杨阙坐在饭桌前,双手十指交叉,摆在嘴巴面前,摆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没有饭菜,只有一只白色的小兽,不大,乍看之下会以为是猫,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嘴巴要突出一些,更加接近犬类。

这只小兽嘴巴里面还叼着一张16K大小的纸,上面空无一字,白色中微微泛黄,边角整齐。

杨阙看着眼前的小兽,非常深沉的样子:“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一个清脆的声音自杨阙耳中直接响起,非男非女,更像是童音。

“连个证据都没有,总不能来一只会‘说话’的狗就能冒充哮天犬了。好歹也是名狗。”杨阙放下手,“你有证据吗?”

事情发生在几分钟前。

那个时候,杨阙正瘫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影。

一只白色的小兽出现在他眼前,让杨阙颇为奇怪。

要知道,他家在十楼,门关着,这狗是从哪里钻进来的?

没等杨阙站起来找到原因,那白色的小兽突然“开口说话”,把杨阙吓了一跳——他对“给我变”之类的事情可没有什么特殊喜好,只觉得颇为惊悚,差点就动手了。

不过好在杨阙是一个很冷静的人,所以一人一狗进行了一番简单友好的交流。

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会说话难道还不够吗?”白色小狗扬起脑袋,一副高傲的姿态。

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进马戏团或者研究院被研究肯定够了。”杨阙说道,“而且,你说的有问题,既然漫天仙佛都离开了,为什么还会冒出来我这个杨戬后人?杨戬结婚有后代了吗?他老婆是谁?”

在这只狗刚才的说辞中,它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哮天犬,而杨阙则是二郎神杨戬后人。

早在很久以前,存在一个漫天仙佛的时代,后来因为天地灵机枯竭,灵气消散,仙佛们纷纷选择离开。

无神时代到来。

“应该是没有的。”自称是哮天犬的白色小狗张口放下纸张,大大的眼睛中也满是疑惑,“关于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明白。”

“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这里是我们最初所在的一方天地。”

“啊?”杨阙眼睛微微瞪大,“等等,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传说中的神仙们,其实是外星人?”

地球是神仙们搬家迁徙的中转站?或者终点站?

并且杨戬在这里播了种?三界第一酷哥的人设崩塌了啊!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吧。”哮天犬说道。

“你为什么会找到我,这东西是什么?那些仙佛呢,还在这里吗?”杨阙丢出一大堆问题。

哮天犬脑袋晃了一下,从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回答:“他们应该都不在了,我闻不到他们的味道。”

“死了,还是离开了?”

“不知道。”

“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杨阙觉得很奇怪。

“因为我只是一条狗。”哮天犬理直气壮,“因为受了伤在一直在闭关疗伤,等我醒来就这样了,所有人都不见了。”

说到后面,情绪语气又低落下去。

“好吧,那这玩意是什么?”杨阙指了指桌子上的书页问道。

“山海经的书页。”哮天犬一爪子搭在书页上,把它往前面一推,“这是给你的。”详细解释了一下。

这个山海经,和杨阙所知道的《山海经》不同,乃是二郎神掌握的重宝,有诸多玄妙作用。

哮天犬闭关之时就借助其中一张书页疗伤,只是中途出了意外,山海经书页力量不稳爆发,震伤哮天犬,让它前功尽弃。

醒来后的哮天犬发现满天仙佛都消失无踪,自己在地球上,只剩下一张书页还在身边。

于是,它就踏上了寻找主人之旅。

找着找着,就找到了杨阙。

从哮天犬的角度简单归纳一下就是:我是一条狗,搬家途中主人走丢了,非常着急,正在寻找,望好心人看见了和我联络。

而从杨阙的角度来说,就是从前有一堆神仙,离开他们的仙乡,路过脚下的这颗星球,留下了一堆传说故事,一只狗,哦,还有后人。

杨阙基本明白哮天犬的意图:“你希望由我来帮你找到你的主人?”

“嗯,嗯。”哮天犬连连点头,孺子可教。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要找人的话,狗比人要厉害多了。”杨阙疑惑。

“我受伤了,光是找到你和你说话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哮天犬说道,“而且,想要找到主人的话,通过山海书页是最好的办法,只有你可以将这书页炼化成属于你的法宝。”

“就因为我是二郎神的后人?”杨阙微微挑眉。

“是的,《山海经》乃是至宝,唯有主人可以掌控,你身上有着他的血脉气息,是唯一人选。”哮天犬信誓旦旦。

“确定不是转世之类的?”杨阙好奇道,大能转世什么的,也算是基本操作了。

“转世和血脉气息的区别我还是闻得出来的!”哮天犬表示不要怀疑它的专业。

它可是一条狗!

“好吧,那我要怎么做?”杨阙看着桌子上的书页。

“不知道。”哮天犬又一次理直气壮。

“这你都不知道?”

“毕竟我只是一条狗。”哮天犬强调自己的身份。

“你……”杨阙无奈地站起来,既然如此,就只能使用最传统的方法了——滴血认主。

十个异宝,八个靠滴血激发功效。

而且按照哮天犬的说法,他作为二郎神的后人,和杨戬最有联系的地方,就是血脉。

“说到血脉,从我爷爷到我这里,三代单传来着。等等,难道二郎神血脉有只生儿子的功效?不对啊,不是有个杨婵吗?”杨阙一边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在手上比划,一边对哮天犬说道。

再往上是不是单传杨阙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爷爷。

哮天犬满脸无辜:“别问我,我哪里知道这些,我只是一条狗。”

“……行。”杨阙拿着的刀又放下。

“怎么了?”哮天犬问道。

“其实我怕痛。”杨阙说道,“而且要用不小的力气,自己给自己一刀,下不去手。”

“早说啊。”话音刚落,哮天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了杨阙一口。

“嘶。”杨阙倒吸一口凉气,缩手一看,手上被咬破皮,鲜血一点点渗透出来。

“你还真是狗。”杨阙把血擦在书页上。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是不是出血量不够大?”哮天犬跃跃欲试。

“等等,有感觉了!”杨阙突然和眼前的书页产生了一种心神相连,如臂使指的感觉。

《山海经》书页悬浮起来,化作一道流光,投入杨阙眉心。

“居然真的行?”哮天犬颇为惊喜。

杨阙无语地看了哮天犬一眼,伸手摊开,山海经书页重新出现在他手掌之上,悬浮着。

“好,小伙子,找到主人的大任就交给你了。等找到了,我和主人肯定不会亏待你的!”哮天犬当场画饼,还伸爪子摇晃两下,虚空拍了拍杨阙的肩膀。

表达“我看好你哦”的意思,看上去像个老板。

杨阙没理它,手中的书页在光华中,模样发生改变。变成了巴掌大小的手机样式,当然,没有任何摄像头和接口以及按键,略微有些像是黑色的不透明玻璃。

“这是什么?”哮天犬好奇地凑过来。

“我叫它‘山海图鉴’。”杨阙笑着说道,山海经书页可以根据使用者的需求变化出合适的形态。

不愧是哮天犬形容过的至宝,非常神奇。

“你看。”杨阙兴致勃勃地给哮天犬展示山海图鉴。

光滑上的镜面上微光一闪,形成哮天犬的图像资料:

哮天犬(唯一),幽灵、格斗,性格:懒狗,危险程度:无。

“坏了!假的!这东西坏了!”哮天犬用爪子一阵连拍“山海图鉴”,大声抗议。

“没坏。”杨阙说道,“这山海图鉴会以一种我容易理解的方式显现出资料。而且这个和我个人意志无关,是本来就有的原始资料,不过我可以添加信息。”

“懒就算了!懒狗算什么意思!”哮天犬很不满。

“大概是说你又懒又狗吧。”杨阙说道。

狗,不仅仅是名词,更是形容词。

身兼两者含义的哮天犬在桌子上一阵打滚表达不满,好在它不会掉毛,不然的话,估计是白毛满天飞。

滚完之后,哮天犬趴在桌子上说道:“把我收进去吧,我累了。”

山海图鉴的功能自然不仅仅只有“图鉴”。

滴血认主后,杨阙基本算是知晓了其妙用,也能够成功使用部分能力。

“收纳”便是其中一项。

当初哮天犬就是躲在里面修炼疗伤的。

“不急,话说这个幽灵是什么意思?”杨阙问道。

“格斗”这种属性他可以理解,但是这个“幽灵”,眼前的狗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鬼”。

“哼哼。”哮天犬得意地哼了两声,“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一口咬翻那只猴子的?那可是直接越过了他的金刚之躯造成的损伤。”

“你还会精神攻击?”杨阙奇道,“不对,是神识攻击?”

他换了一种比较仙侠的称呼。

“不是,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你只要知道这是几乎无敌,无法防御的一招就行了。”哮天犬说道。

“好吧。”杨阙也没有在这方面纠缠,把话题引向最重要的部分,“在你进去之前,先传授我八玖玄功,七十二变这些功法吧。”

要寻找杨戬,必然是辛苦而危险的事情。

没有一点神通法术傍身怎么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