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什么衣服不衣服的时,她也不想了,只要不给她硬塞威武雄壮的公狗就行了。

她不要开后宫的。

尤其还是狗生的后宫。

如果是人类世界的后宫,她还可以勉为其难、半推半就的接受。

碎神号:·········

至于狗生这种不言而喻的幸福感,让菟丝花自己去享受好了。

燕心装模作样的在后面急冲冲的赶来,看着沈运极其温柔的抱着那只丑狗,顿时心生不满:“沈哥哥这狗应该不会还嫌弃那些公狗吗?”

在燕心的眼里,这只丑狗配她带来的公狗已经是暴殄天物了。

真是丑人多作怪。

不,丑狗多作怪。

沈运没有回答燕心的话。

但是云落翻起眼皮子:你这是要有多瞎啊,你没有看到是它们要倒贴我吗?

燕心没有注意到沈运脸上的不悦,继续自言自语、王婆卖瓜道:“这八个公狗都是我特意挑选的,全是身体、外形优上价格不菲的品种。”

“那你一会带回去自己好生养着,可别浪费了它们优上的身体。”沈运没好气的说道。

“沈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的,我也是好心好意的。”燕心红着眼睛满脸的委屈。

“你心里盘算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沈运说着就抱着云落回了房里。

既然他的狗不喜欢,就是再名贵的品种也不过是狗而已。

他想要给它找公狗是为了让它开心的,不是找什么名贵的狗来欺负他自己的养的。

本来燕心这次来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刷刷存在感,让沈运觉得自己有很多人在追,但是她心里只有沈运一个人。

第二也是因为她父亲的意思,让她想办法在城南这个项目分一杯羹。

如今因为公狗不给力,沈运还借题发挥了,所以她的美好愿望全泡汤了。

菟丝花出门的时候,带着那八只极不耐烦、上下乱跳的公狗,但显然没有刚进门时的春风得意了。

甚至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

“没事了,没事了。”沈运觉得急怀里的狗似乎还是僵硬着身体,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忙摸着它的背安抚道。

不知为什么他的手触碰到那只狗的时候,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似乎这种感觉久违又亲切。

这·······简直是哗了狗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沈运把大佬递给保姆又开始处理繁琐的公务了。

本来原剧情,菟丝花能在这个城南的项目上插一脚,让燕家更上一层楼的,感情上又不断的和沈运交心刷存在感,让沈运对对她死心塌地。

那边又和叶飞三番两次的交身混得如鱼得水也忙的不可开交。

但这个世界因为大佬的反复折腾,导致菟丝花在沈运这里屡屡碰壁后倒是和叶飞夜夜笙歌。

如果心灵已经荒芜,那就让身体草长莺飞。

不久就有狗仔拍到他们频频出入酒店的照片。

很快传出了他们好事将成的消息。

云落看着沈运盯着那报纸头条,眉毛扭成一股绳了,脸色别提有多难看。

“二狗子,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吗。”云落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狗爪。

它的指甲已经很长了,可是沈运好像熟视无睹。

难道他不知道狗也是要修剪指甲的吗?

何况还是一只爱美又有尊严的狗。

可是不管他怎么暗示,大猪蹄子就是没有想到给她修剪一下。

啊呜!

好难受了。

大兄弟你不知道爱美之心,狗皆有之吗?

何况云落的指甲已经吃到肉里去了每走一步都好痛啊。

大兄弟啊,你是怎么养狗的,你长点心啊。

云落伸出爪子把沈运手上的报纸抓的满目全非,本来就有些郁结的沈运抬头看着向前伸出自己爪子的云落,有些不悦道:“小黑子,你一边去玩。”

云落举起自己的爪子又缓缓的放下:她只是想剪个指甲。

可是一听沈运居然还叫她小黑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急得团团转。

在沈运看来大佬无聊到转着自己的尾巴玩。

狗的世界居然如此容易满足。

他刚想伸手去把云落抱下来,只见她两只爪子捧着签字笔歪歪扭扭的在皱巴巴的报纸上写下一个辨识度并不高的字。

云落如同捧着她心爱的鱼干罐头一样,捧到沈运面前,沈运虽然震惊但还是接过那报纸。

他皱着眉头辨认了半天,抬起头问道:“落?”

“汪汪······,汪汪”大佬欢快的咬着尾巴。

那尾巴欢呼的如同一只哈巴狗。

碎神号都觉得没脸看了,说好的狗的尊严呢?

“你想叫落落?”沈运试探性的问道。

汪汪·····汪汪汪

沈运虽然觉得小黑子挺好听的,但是这只狗不喜欢,那就叫落落吧。

大佬又满脸羞愧的伸出自己的爪子,还有暗示了下光溜溜的自己。

可惜出师未捷,大猪蹄子显然没有看懂那忸怩作态的动作。

他以为云落是高兴的手舞足蹈。

正一人一狗干瞪眼的时候,燕心梨花带雨的来了。

“沈哥哥,两家人都在商量婚期了,但是你看······”燕心拿出自己的手机。

大佬伸长狗脖子看了下,哇······这叶飞可真会玩啊,这多人运动玩的一溜一溜的。

不过叶飞的身材也是可圈可点啊,难怪敢一对三,不得不服啊,正当大佬看得津津乐道的时候。

沈运一只大手捞过了看得正欢的云落,他总觉得这母狗与众不同。

它似乎很聪明,能听到人话。

它刚才还在看别的男人?鬼畜沈运自动忽视了边上的绿叶,只记得照片上的叶飞是一丝不挂的。

沈运心里生出了一些不悦。

“沈哥哥,你说叶飞怎么是那样的人啊?”燕心哭红了双眼,配上她绝美的容颜和起起伏伏的胸口。

云落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它要是也有第三条腿的话?

啧啧······会不会情不自禁的想爬过那条大河,越过两个山峰。

当然等有一个世界云落真的长出第三条腿的时候,她才悔不当初啊。

“叶飞从小就玩心重,你要是忍不了就不要忍好了,燕家肯定还有其他的备选方案的。”

沈运的话不温不火,似乎在说一个项目一样。

无足轻重。

燕心抬起头看到大佬宠溺的摸着他怀里的狗,似乎并没有留意她的泪眼愁肠。

她怨毒的看了那丑狗随口说道:“沈哥哥这狗这么丑,你怎么不给她穿个衣服,这样看起来也不至于把人吓坏了。”

本来还懒懒洋洋得过且过的云落一听有衣服穿,立刻把狗头朝沈运的怀里拱了拱。

又伸出舌头在他的手心了舔了舔,欢快的汪汪······叫了两声。

二狗子:这简直没眼看了。

云落:我狗品都不要了,我还要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