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爹地太宠妈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餐厅环境清静幽雅,穿着统一制服的侍者将菜单递给座位里较为年长的女人。

“沫沫,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妈妈呢就是想跟你一起吃顿饭。”苏冰将菜单推向对面的女儿,保养得当的面容充满了身为母亲的慈爱关怀。

苏沫沫接过菜单心里暖洋洋的,因为家里的特殊原因,虽然与母亲相依为命,却很少有这种亲情的时候。

她点了几样苏冰爱吃的菜,便将菜单交还回去。

见状,苏冰脸上的笑容愈发深刻,十分满意女儿乖顺体贴的样子。

这样她的打算就更容易实现。

苏冰放下身段,主动示弱跟女儿拉近距离:“沫沫,最近妈妈工作忙,没有好好照顾到你的情绪,沫沫别跟妈妈生气。”

“您怎么会这样想!”苏沫沫连连摆手,主动为苏冰续上一杯茶水。

苏冰继续苦口婆心道:“妈妈婚姻不幸,但是有你这样贴心的女儿,妈妈也十分幸福。”

话越说越感人,想到从小遭受的欺负,还有长大后来自亲情的漠视,苏沫沫的眼眶红了一圈。

“妈妈,我才是要感谢你。”

“我的好沫沫。”苏冰从随身的包包里摸出一条名牌手绢,擦了擦眼角的几丝水痕,抛出了这次吃饭的目的,“妈妈有个事情想让你帮忙。”

还沉浸在亲情温暖下的苏沫沫很积极的应道:“怎么了妈妈,我能帮你什么?”

“你爸爸的公司最近出了一点小问题,你爸爸说如果能帮他渡过难关,爸爸就能跟妈妈结婚了”苏冰故意欲言又止,“但是……”

“但是什么?”苏沫沫想到爸爸现在也是独居,能娶妈妈自然很好,毕竟妈妈从来没有得到过爸爸家族的承认。

“但是沫沫你得去陪一个叔叔,过一晚上。”苏冰边说,边观察苏沫沫的反应,见苏沫沫脸色大变,特地补充了一句,“一个晚上就可以,你不想和爸爸还有妈妈一起生活吗?”

陷入震惊中的苏沫沫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是愤怒,难道为了一个从小不承认她的爸爸,她竟然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第二反应是悲哀,难以相信母亲叫她出来,就是为了问她同不同意去陪.睡,让亲生女儿陪一个陌生男人睡觉,还是打着关心的幌子!

第三反应是拒绝,她绝对,绝对不会做这种勾当。

“妈妈,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母亲,”苏沫沫的眼睛里失去了神采,变得忧郁充满悲伤,“我不会答应你的,死心吧!”

眼泪在下一秒冲出眼眶,苏沫沫仓促起身,椅子撞出去一大截,在地上摩擦出了刺耳的声音。

“先失陪了,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苏沫沫失魂落魄的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苏冰留在原来的席位上,脸上的表情倒是很平静,观察着苏沫沫离去的方向,从包里掏出一小瓶白色粉末。

四下看了看,掩人耳目,悄无声息的将粉末倒在了苏沫沫的茶杯里。

粉末溶解的速度很快,化在茶褐色的水里了无痕迹。

做完这一切,苏冰像没事人一样,品尝着刚刚端上桌的美食。

几十年的苟活,让苏冰十分自我,凡是能利用的东西,她统统都要利用。

更何况,那个男人亲口承诺,只要能帮他度过危机,她苏冰就会成为正儿八经的贵妇,跻身名流圈。

这怎能不让她心动!

没过多久,苏沫沫带着泛红的眼圈回到席位上,眼妆略花,俨然是哭过一场。

苏冰看着这样的女儿,自认为贴心的举起茶杯:“刚刚是妈妈唐突了,沫沫不要在意,帮助爸爸不止这一个方法,妈妈会自己想办法。”

“来沫沫,妈妈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咱们母女没有隔夜仇,这件事就让它就页吧。”一句话说的信誓旦旦,不似作伪。

苏沫沫不疑有他,吸了吸鼻子,端起面前的茶水与苏冰碰了杯:“沫沫不生妈妈的气,就这样吧。”

说完就将不多的茶水喝光。

苏冰象征性地抿了一口,见到苏沫沫将加了料的茶喝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沫沫,你不要怪妈妈,妈妈等这个时机已经等很久了,你也不忍心看妈妈再蹉跎几十年吧。”

“什么!”

苏沫沫睁大了眼睛看苏冰,苏冰慈爱的微笑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令人作呕的私欲。

没等苏沫沫说什么,就失去了意识,眼睛里最后的画面,就是苏冰冷淡的脸。

“好痛……”

苏沫沫在睡梦中醒来,她梦见了从小到大的许多事情,给爸爸当小三的苏冰,在学校里欺负人的同学,所有的噩梦都在昨天一个晚上涌入脑海。

她像是在油锅里煎熬,翻来覆去,灼热又刺痛,期间还听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这是哪儿。”苏冰觉得她的身体像被车碾过了似的又酸又痛。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她的腰上还横着一条手臂。

“!”苏沫沫瞬间回神,将手背推开,她这才注意到,她的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想到昨天苏冰跟她说陪.睡的话,结合今天的情况,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苏冰居然给她下药,还将亲生女儿送到了陌生人的床上!

苏沫沫顿时怒不可遏,拎起枕头砸向了还在熟睡中的男人。

虽然男人的脸很帅,但是这个人是强暴了她的人!

“流氓!强奸犯!你还睡!给我起来!”

景洛轩眉头微微隆起,沉溺在美梦中的他迟迟不愿意醒来。

他抬起胳膊向旁边一搂,将苏沫沫重新搂进怀里:“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你给我松手!”苏沫沫脸色铁青,她身上的衣服还没穿。

男人的胳膊铁箍似的,光挣脱开就费了苏沫沫不少力气。

她喘息着从男人的怀抱里挣扎出来,抱着被子坐在床的另一侧,越想越气不过,抬起腿将男人踹了下去。

哐当一声,伴随着一声痛呼。

“你终于醒了。”苏沫沫扬起下巴,冷哼道。

景洛轩伸出手胡乱摸索着,发现自己身下是地毯,床则在手边的地方。

他这是被人踹了下去?!

“你踹我干什么?”该死的,赶在了他眼睛出问题的时候发生这种事。

他伸手胡乱摸索着,抓住了床沿借力,才得以重新坐在床上。

苏沫沫没有注意到景洛轩不自然的动作,她立马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穿好。

她看到地上还散落着西装衬衫,还有男人的内裤,屋里的床单也有一大半滑到地上,足以看出昨天战况的激烈。

苏沫沫脸上青青白白,捡起床单,蹑手蹑脚的靠近景洛轩。

景洛轩似有所感,向后挪了挪:“你干什么?”

苏沫沫突然将床单整个蒙到男人头上,余下的部分拧成长条,勒住男人的身体,将景洛轩的两条胳膊绑在一块。

失明的景洛轩顿时开始激烈挣扎,差点将苏沫沫推翻在地。

做完这一切苏沫沫才彻底放松下来跌坐在地上,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

既然苏冰缺钱,那证明这个男人就有钱,只要有了钱就能和这一切说拜拜了!

她踢了踢警察景洛轩的腿,抬起胳膊在男人被蒙住的脑袋上打了几巴掌。

没好气儿道:“老实点,我刚刚已经拍下了你的裸照,就在手机里,你也不想我把这些照片发到网络上,给别人欣赏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景洛轩闻言,剧烈的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因为他眼睛看不见,他也不能保证,苏沫沫到底有没有拍裸照。

这个时候只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决定先听听对方的条件。

苏沫沫开始翻男人的衣服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她要为今后的生活做打算。

既然男人对她做了那种事,她多要点补偿不过分吧。

在男人上衣口袋里,她翻出了一本支票簿。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想要钱。”苏沫沫说的很直白,拿过宾馆提供的笔,塞到景洛轩手里。

“你要多少?”景洛轩问道。

“八千万。”苏沫沫思考了一下,报出了一个较为庞大的数字,同时将支票放到景洛轩的手指下。

“这太多了。”

“别忘了裸照。”苏沫沫补充道。

景洛轩沉默了一会儿,就在支票上签上了一个人名。

江辰希。

苏沫沫在心里默念支票上的名字,看来这个人就叫江辰希吧。

目的达到了,苏沫沫立刻约了苏冰在宾馆见面,并买了当天飞往国外的机票。

她决定跟这一切一刀两断。

景洛轩自己从床单中挣扎出来的时候,苏沫沫早已登上了飞机。

他命人调取昨天的监控,他要看看是哪个女人这样侮辱他。

第二天手下将一份文件放到他的案头,里面是一个叫林书菱的女人。

而此时,苏沫沫已经抵达国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